画中境

凭依窗,携枯红皱叶的风恰然吹过,是秋凉了。

秋,的确是这样的:凉风、落叶、冷阳。更该多几分孕育宠儿的安泰,秋应有的抚媚哟!因为,秋是一季的母亲。

窗对面的白墙上,一幅画,山水写意。我不精通画艺,评不得好坏,只觉此作山水画境甚好,赏之。手中玻璃茶杯冒着热气。眼前,风卷托起圈圈浅浅白气,缭绕。迷蒙双眼。越来越浓,我在雾中了。

白色重雾将我茧缚,站在原地,动弹不得。浑然不知身处何处,耳朵的张吸间:潺��流水一路淌走,从脚旁经过,水声叮咚,清脆翻滚;后是窃窃不辨的聊话声,男人女人;隐约有古琴高低调子浮响风吹草树叶“唆唆”声之上……我身已然不在窗边了。

古琴初声袅袅如山中薄暮,飘飘然入仙谷,忽幕沉凝雾,不辩西东,左顾右盼,后雾渐消散,明眸开朗,宛临世外桃源:瀑水、黄果、枯树、人家;小桥、松、船、红花;藓苔、峭岩、滩�T、苇芦;竹、叠山、雾纱:秋的写意。如何知秋?红花、黄果、枯叶老树是最艳丽的表达,松着浓黑青绿是经久的色调,山岩上,无树,灌木,绿苔满铺。

琴音悠扬沉重,从远山那边那边的深邃子里旋出,浓厚、雄浑、幽怨,是在感悲秋即将步入凋敝:枯树更枯、黄果落地、青苔萧黄、芦苇秸秆,只留松柏独傲雪霜。顿然,琴音戛然而止,余音绝响……倏尔间,音起。或轻或淡,或张或驰。愉喜、悦情,是又在期待另一个秋到来前的清新、明丽:渔船起帆、人家满客、林木健茂、树花繁华。

一幅画,白墙上。秋的写意。没有题词衬托,亦没有署名和签章,大概琴者画中心境?如它所想表达的安然自得。是它把我带进了画中境!

画中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