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春夏之际

无端失去存在感,在生命最旺盛的日子里,我疲惫的拖着一身躯壳,忘记了南北,忘记了季节。天使说,荒芜的沙漠也会找到一点儿绿荫,前提是要你足够努力,于是我相信了她的的话,我走在自己的沙漠中,寻找、寻找、寻找着生命那点儿绿色。

我没有喘气的力量了,在那一刻我才明白,有的时候,天使的话也是不能够当真的。我心心念念的那一点儿绿,尽管是一点儿的一点儿,可是我忘记了,在所有的灰色中是不能够有其他颜色的,我失望了。万物,总是喜欢残忍的对待努力的人,我挣扎、愤恨乃至我彻底绝望。

当黑夜包裹着我、寒风吹打着我、恐惧占据着我的时候,我依旧环顾着四周,寻找着活下去的希望,我干渴、饥饿、乏力,我想我快枯萎了,我的形状已经没有了立体感,我能想象我此刻的样子,用“扁平”来形容,是再好不过了,我还没有死去,我的绝望促使我不能死去,因为在扁平的身体里,我还藏着最珍贵的宝物,是心。那颗心滋润着我的身体,似涓涓流水在干渴的沙漠中流进了我的身体里。我还有活着的希望,就是黎明的到来。

黑夜吞噬沙漠的时间持续不久,东方挂起了红晕,在暗淡一色中,我发现了那个不一样的颜色,尽管它不是我的绿。突然,我脱掉了我的躯壳,往土里钻,我明白我已经死了,我的灵魂应该是在通往地狱的途中,不过奇怪的是,此刻的我一点也没有害怕,我不知道自己钻了多久,似一场大病昏睡很久突然醒来一样,周围的一切已经不是沙漠,这里到处是烈火,满地的石头,全是灰暗的颜色,火在我身上烧,石头在我身上砸,这些让我一点都没有感觉,我是麻木了吗?我差点儿忘了,我已经死了。但是,我的心却很害怕,因为周围到处都是灰色,这灰色老是跟着我,一直纠缠不休,可是,我连死都不怕,为什么怕灰色呢?我一直盼望着会出现一点儿奇迹,打破这该死的灰色,我一直铮铮的看着这个世界,我依旧相信会有一点儿绿色。

我沿着这些乱滚的石头组成悬崖峭壁往上爬,一堆又一堆的石头如雨点似的砸着我,我没有时间,但我知道这石头砸了我三年,我也爬了三年,尽管是砸得我头破血流、魂飞魄散、我也要找那点儿绿。

在迷茫的岁月里,我经受了地狱的痛苦,在沙漠包裹着我的岁月里,我还有生命,他们说那是一个叫做脱胎换骨的东西。有些痛苦到了极端都会变好的,在石头横飞、烈火满天的日子里,最珍贵的心,其实是绿色的。

沉睡的日子总是那么久,醒来的时候,柳暗花明、阳光普照、绿意盎然,这正是在生命最旺盛的日子里,他们称为“春夏之际”。

活在春夏之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