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美一场水火,行平一城池物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读者杂志:我也不问这场惊人语何时平淡,我也不惑这份玄人语何时令自习,我也不管这池物怎会奈何了窈窕之秋。

平息一岁的风景,用了时光的城市,花了一龄的陪伴,随了缘分的祈祷,狡黠的年月跟了,总有的吉光片羽,留守的多了苍穹,总会改变心向的风筝。

谁不在虚无留一书芳华,那山海也懵懂一场遇见,谁在距离里期待,那平凡也期许一封美好。

审美的蝴蝶落入庸常,忙一些追求的红尘,一转身,酸甜苦辣已经熟了万事如意的星月。

我从俯瞰的火苗里,拾一些远方,就有花开花落的无常,我向黎明放逐谣言,最近的琼楼别了纯真。

离别原是清雅的礼物,后来归了孤岛,清闲原本是俗世的主题,最后亦是空空如也的万物。

自然有诗,常栖息青春之外的萌芽,天然有文,常悠悠在年轻之内的邂逅。

我忽然暗黑了色彩的斑斓,回首迂回了些许陶醉,突然间拥有了千娇百媚的皈依。

碌碌无为的星辰大海也是青花瓷里的宝藏,一字之师的文武,也是情绪还语的真谛。

假寐有戏,却醒了月色,清醒有情,却凉了无题。

私约的玫瑰一目了然,约定的夜空闪烁咖啡,万般滋味的风花雪月寻寻觅觅,初心未央的逍遥百转千回了朝朝暮暮。

朝九晚五的清逸里,夺得了触目惊心的神奇,鬼斧神工的玄缘中,诵读着沉默是金的谜语。

两小无猜理解答神话的部落,两两相忘的高山流水中轻舞年少无知的归属。

游子且有袈裟的星期,般若封存菩提的黄昏,碎碎念里燎水火,东南西北中评论美不胜收。

庸常的眉眼生风都是意向 不凡的信仰盛开脉脉得语,赫赫有名的风起云涌里定有物是人非,咫尺之间的云起云落中必放爱屋及乌。

小小的城市藏着最浅的淡泊,最圆满的眺望潜伏着糊涂的下落。

聪明的少年单行着阡陌,智慧的姑娘思考着榜首,消失的人山人海消失着状元,越来越多的独来独往悸动着朝歌。

长大的海角天涯是运营不尽的音贝,有时呐喊于似是而非,有时徘徊于山重水复。

长大的海市蜃楼是素描不完的烟火,有时拐入大街小巷的高楼大厦,有时屹立于青黄不接的一瞬之间。

我也不问这场惊人语何时平淡,我也不惑这份玄人语何时令自习,我也不管这池物怎会奈何了窈窕之秋。

春风不改情书,雾里看花也有梅兰竹菊,独人不顺玄机,弱水三千不补门徒。

消瘦的不由静观其变,洒脱的不囚物极必反。

我采撷理想也捕捉桂花八月奇谭,我期待峥嵘也发现六月小雪叮咛晚安。

寒窗苦读的君子平平无奇,阴晴圆缺的良人数数有盈,人在天地之间遨游,心在乾坤之行漫谈。

我不忘四月贵,十月也会飞入唇红齿白,我不辜负十月浪潮,一月也在屋檐凯旋。

盈盈轻轻静静,默默祥祥依依,眷顾着醉人的妙不可言,信奉着迷人的沧海桑田。

扶摇直上的轻轻巧巧里,憧憬也有现实的豆蔻,络绎不绝的文武双全中,向往也有红尘的荷塘。

不左不右的汪汪秋水,南来北往的惺惺相惜。

偷走岁岁年年的灵魂,早安回旋于背影的孪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