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一肩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进入四九天,很少出门了,孩子们也放假了,除了看看电视就是吃饱了睡,睡醒了吃,没多久也就觉得乏了。

记得前年因为疫情封路,春节期间足不出户的日子,倒也惬意,只是觉得身体有点疲惫感,从卧室到阳台再到厨房完成一次次的旅游。

过了腊八就是年。这年味越发的浓郁起来,准备着置办年货,家里单位上都忙着打扫卫生,粉饰一新。这冬天里似乎不喜欢动脑子,喜欢肤浅的热闹,在一起吃点闲聊几句半天的光景眨眼就过去了。

紧张而繁忙的节奏冲击着心灵,想让心里安静下来,却有太多的烦恼停不下来。一方面想着冷静,一方面却要保持时刻的提醒,还要被追索与煎熬,有时候想一想做的很多事情不是堆彻着向上的台阶,反而是只是为了行走方便一步步惊心铺着脚下的路。

风雨兼程的去拼抢,心中却想着可否有片刻的停歇,或者纯粹的已经麻木与恍然起来。说的太多反而没有任何的作用,莫不如一肩抗起来,这是用意志坚定不移的信念苦苦支撑,还是有一种大无畏的无所畏惧的牺牲精神。

讨巧的小聪明似乎是一种罪恶,那对等的交换带来的绝望燃烧着理想与现实,有什么面子与里子的区别,不过是背四分五裂的高亢的情绪燃烧罢了。

东风一夜花千树。太多希望寄托给春天,那么四季就太过于清淡与病态,难道是因为敏感而失去了勇气与力量。爱的陪伴下无论多么审时度势都像油锅里起的热油只有等待着彻底的凉下来,否则就是不停地翻涌的杂乱的味道。

奉献也是一种,毕竟拥有着希望,在光明正大的白天也显得耀眼。索取却是那样的侧位着的卑微与压抑,不声不响,乱相丛生。人在做,天在看,身畔的芸芸众生卑微的像是纸糊的狗马,不切实际,却佝偻着粗糙的背脊,在地上刨着食。

用黑暗的眼睛寻找光明,却被黑色恐吓与勒索,或许可以一时的忘却,却觉得没有任何的头绪,只得原地的打转,似乎是熟悉的气息才觉得心安。

冬天的风雨少了几分浪漫,若说明挑起来这风雪,未免有一些残酷,从理想的范畴上不若承担起这份责任,从的宏达与激情切实上讲扛更加的雷厉风行。扛起这风雨,无论如何的变幻,或者妖媚,或者长袖善舞,那虚实相生的抵达更有着无尽的激动。

年的味道来了,散清了人间的疾苦,即使那残垣半壁之间也有了几许清欢。年的到来,更多了几分浪漫主义的理想色彩,顾及昨日依旧无限的留恋与不甘,前途的瞻望又多了太多的渺茫,若神魂丧失。

过年了,吧村落里那些外出的人们逐渐的回来了,萧条的村落逐渐的热闹起来,也许这贫瘠之地终究留不住那外扎根的意愿,但是这幻如梦境的融合让年的盛宴还是张罗起来。

不减的交融与熟识,就像那些纪念的礼物虽然只是成为了时代的象征,但是这浪漫又喜庆的文化还是熔铸在一起,热烈激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