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逃避,何须难过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读者杂志:与其说是感叹时间匆匆,不如说是遗憾,遗憾于诸事未做,我已开始老去,眼角爬上细纹,青丝掺尽雪色。

这是一个寒冷平常的夜,风照常的吹过窗前,门悄悄的开了一条缝隙,冬雪有缺,月色未满。

文字在黑夜里开始游走,将冷风与黑暗孤寂全部聚拢,这样的午夜凌晨,荒凉孤寂,略微的有些开始失控。

关于,我更想说随意一点。随意,不是随遇而安随波逐流,要不忘初心,坚守自我。

而随心所欲的写写,是不必着重刻意的咬文嚼字,也不必拘泥于什么。其实仔细看看,早年的风雅和矫情早就被覆盖的差不多了。

农历到了腊月,便是几近新年。现在越发的恐惧过年,并不是惧怕生死老去,只是在时光的匆匆里,惊恐慌乱于好像还有很多事没有做,没有完成。

自嘲于要奔三的年纪,一心想要走遍祖国大好河山的梦还未开始,给自己一个窝的梦也没实现,还有很多很多想要做的事都没有完成,甚至于没有开始。

现实差别与于梦想。

与其说是感叹时间匆匆,不如说是遗憾,遗憾于诸事未做,我已开始老去,眼角爬上细纹,青丝掺尽雪色。

若能逃避,何须,或许清醒的人才最难过,若我可以浑浑噩噩度日,随遇而安,必不会有如此遗憾。

清醒的知道自己的渺小,知道好坏,知道有些事无能为力改变。哪怕很多事知道结局,知道会事与愿违,只是还是想要将南墙试试,才肯回头。

别人有别人的道理,我有我的执着,是非对错,非得走一遭。倒也算不得荒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