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遐想

秋风四起,裹挟着丝丝温凉,活跃了一春的万物渐渐沉寂。萧瑟了一树的枝叶,萎顿了一地的红花,在干黄渐变中皈依大地。

生命的尽头原也如此美丽!

瞧,那漂浮在空中的落叶,好像飞舞着的枯叶蝶。是叶,还是蝶?亦或是我眼中分辨不清模样的黑影,轻轻掠过心湖,舞一曲生命的赞歌。此时,我开始懂了,光与影注定要谈着永生永世的恋爱,因为没有光,哪来的影。

生得洒脱,死得安乐。任何生命都是美丽的意外,经历着自己的生老病死,静静地渲染着属于自己的独特色彩。春是红,因为红花遍山;夏是绿,因为绿树成荫;秋是黄,因为黄叶漫天,冬是白,因为白雪纷飞。

叶黄,草枯,心伤,情灭。敛首低眉泪滴垂,一曲离殇悲秋情,许诺归期不见君,望穿秋水肝肠断。尤记苏桥折柳送别日,依依不舍情深深,而今桥头独立等归人,泪湿栏杆初心不减。

当一切都已经成为习惯,无谓的爱是否还有人记得?

有人说:“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夏花繁盛,硕于枝头,喧闹磅礴。夏季的花开的久,久到我都忘了它怎么开的,也没注意到它怎么凋谢的。只记得满眼苍翠的绿掩盖了红的花,更何况,花并不是夏日的主角,树才是,而秋则不同,枯叶始终是整个季节的主旋律,于秋韵所必须。一阵秋风,一场秋雨,风卷梧桐,雨打芭蕉,荒芜了岁月,凋零了时光。

风停,雨停,怜怜树木只剩得个屈曲盘旋的虬枝,如少女抱膝抽泣的背脊,让人忍不住上前搂在怀里安抚一番,原谅我并不泛滥的同情心。

秋天的树一天天凸裸,仿佛苍老了百年,好似人被恶鬼吸去了精元,干瘪畸形,快要死掉。总让人想起电影里的惊悚场面,一片冷寂的林子,全都挂着光光的枝头,零星的几片叶子还耷拉着,孤零零的把丑陋演绎到极致。脚踩在地上,咯吱咯吱作响,断了枯枝,碎了枯叶,一股股森然之气蒸腾着内心的恐惧,颤抖的身体忍不住喷嚏。

若是在西方的天空能出现一方斜斜的太阳,就得另当别论了。光与影的赞歌将会一直吟唱,直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风卷落叶,亦卷尘埃,尘埃升空变浮尘。小小浮尘凝云聚雨,雨降大地,尘埃化身为泥泞,是污秽,是洁净,还是生命的循环往复。

这便是秋之风翼带来的诗情画意,生命箴言,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应有一片枯叶海,就像我们怀念银杏铺地的唯美那般,去追寻秋之风翼划过天空的痕迹,为自己的生命探得一个奇迹。

花、叶、土、光、影、风,这些大自然的造物,将给我们带来最深的情,最真的爱,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感知体悟:原来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活着却以为自己死了。

秋的遐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