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光阴,落笔成书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读者杂志:见过了一年的春生叶盛,又见了一年的冬雪初落,而物是人非里,早已不是经年光阴。

夜风扣过门扉,掠过窗前,草木间和窗沿上,便积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埃。玻璃的窗上,也因冷意结了一层霜花。

是岁末的光阴,是冬日的寂静和深沉。

很多很多的时候,便只是听一听这呼啸不绝的风声,似乎就能觉察到冷意蚀骨而来。冬日,除了风雪,便只剩寒凉。

冬天的夜有时太过的长,纵然大梦一场,似乎还是会空出很多的时间,不自觉里,便开始细数流年匆匆。

于夜色里,将往事一一的重新想一遍。你说,怀旧的人,念得究竟是人还是事,是回不去的往日,还是再也不相见的旧人,自己有时也分辨不清,或者还有其他的说不出来的感觉与原因。

回忆翻来覆去很多遍已经看的太透,是什么都不重要,总归都是放在心上过的。

最后,我又写了一封给你,或者说是给旧年岁月,一行问近来可安,一行问何时归来,它染上了风雪,很冷。

想一个人,念一些事,便是如此。

叶终究会落,雪终究会化,所以,我们会散,结局是注定的。而终有一日,连回忆这种东西也会淡忘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

见过了一年的春生叶盛,又见了一年的冬雪初落,而物是人非里,早已不是经年光阴。

而如今只不过是将自己的心绪不断的写下,记住光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