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随笔

迎面春风吹酒醒,薄凉意,剪不断许多愁。杯酒不解相思意,旧城空,忘不穿鹊桥楼。

待桃花开尽,春风消逝,漫步断桥边,看江舟渔火蔓延。此去经年,苍白了谁鬓角的发丝,加深了谁眼角的皱纹。彼岸花开,琼香依旧。岁月如刀,摧毁了谁的一世容颜,又在谁的荒凉沙漠中辗转成歌。

湖畔的暖风吹不动杨柳岸的残月,又怎能读懂江舟散人的满腔惆怅。我又怎能捉摸得透打湿你眼眶的泪水,还有那骄阳似火下你模糊的棱角。记忆如彩虹,收起天边的残雨。

留下似火燃烧的云朵,像美丽蔚蓝天空的伤疤,永远抚之不平,磨之不去。就这样静静地,那伤如画,画的如此唯美,美得即使远观也会窒息。

那是怎样的一种情绪,藏在心里会痛,拿出来会死。年少,对追逐它的人竟如此惨不忍睹。它让每一段路,都成为一种领悟。竟不然,成长是踩在刀尖上的疼痛,每走一步都是血淋淋的脚印。每一个脚印里都镶嵌着一个美丽的错误,一场美丽的邂逅。

即使黑暗将落日吞噬,待时间消纵,终究会迎来黎明。一首挽歌即使节奏再缓慢,曲调再动人,也终有曲终人散的时候。便纵有丽江落日般的美好与眷恋,也将会由一江春水沉落日,慨叹朝暮待黎明收尾。

向日葵的美丽咒语,只要有梦就有希望。任由大雨倾盆,城市颠倒。我也相信向着彩虹的方向奔跑,就算跌倒也会很美好。因为时间尚早,你我安好,在笙萧中舞蹈,不向心痛低头,但向祈祷。我们在麦田中追逐的梦,会是一座城堡。

此去经年,辗转流年。依然想念你微风轻抚的衣角,还有随风清扬的发丝。痛往昔,怎奈光阴去。任江水东去,骤雨吹打街头,淋湿小巷。只念昨日暮,微风轻袭湖畔路。便昼夜缠绵,星月相诉。也只是举足愿踏长安雪,奉手只摘洛阳花。

七夕随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