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灵魂的歇息地

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正下着瓢泼大雨,没有带伞,只能站在出站口,静静的看雨。

周遭有许多和我一样的旅客,被大雨阻隔在回家的路上,他们风尘仆仆,大包小包,眼里是满满的焦急。他们定是从遥远的地方归来,那种归心似箭的,是我这等闲人体会不到的。

下雨的时候,心总是很乱,莫名的压抑随之加重,思绪纷纷扰扰,分不清该飘向何处。这样的雨天,下在这样的季节,或许是上苍有意的安排,时光纵然无情,将曾经的足迹淹没,然那些若有若无的气息,依旧在雨中发酵,点亮心中那明明灭灭的记忆。

一场秋雨一场寒,着一身短裙的我,茫茫然的紧紧抱着手臂,似要将冷空气拒绝。

陌生的出口,未知的旅途,在虚度的光阴中,梦想被现实的雨生生浇灭。守住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淡,又怎禁得起流年似水,那苍白无力的呐喊。

我以为的,是心与心的交融,不附加任何家庭的色彩。事实证明,有些注定的艰难的爱情路上,没有鲜花和祝福,那些先入为主的陈旧观念,充斥着排斥和陈见,不会随岁月的变迁而改变。

饶是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前行,还是冷不定会被潜伏的毒蛇咬伤,一口又一口。痛吗?我问自己,真的痛吗?不回答,仰起头,看不清天的颜色,远方的路一片迷茫。我已经习惯了一种冷漠,将所有排斥,被现实渗透的躯壳,已空无。

残缺也是一种美,这种美,对于我,会有相应的瑕疵,在幼小的心灵埋下伏笔,不分白昼与黑夜,于冰火中纠缠。

到远方去,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我听从心的呼唤,来到这陌生的城市,这座城,以哭泣的方式迎接我,似乎在暗示我,换一个环境,并不能换一种心情。

我强迫自己认真的看着脚下的路,等雨小些,我就将勇敢的走出去,迈开我那细长的双腿,给雨一记响亮的回应。路,在脚下延伸,我会一直好好的、好好的、微笑着,坚定的走下去。

风里的笑声,雨里的哭声,已完全不能影响到我。这世上,除了生与死是大事,别的都是小事。想起这么一句话,突地觉得很滑稽,一个人从出生,竟然一生都行走在通向死亡的路上。我不在乎,这条路有多长多远,有多少心酸多少苦难,我只在乎,所谓的欢喜和忧伤,清醒和糊涂,它们都只是我路上的风景。我收获的同时,不会轻易放弃,因为,路还在远方,我穷一生之力,还不曾走到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

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是桂花的香味,我已经远离的那座城,是否已遗失了桂花的清香?

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什么奇迹,握在手中的才是真实的,足下丈量的土地才是真实的

如果可以,今生愿独行,做一个真正意义的行者,浪迹与天涯海角,与天地日月为伴。

看着雨,雨不言不语,我不问雨归期,它不问我征途,在的旅途,我时刻准备着,即刻就出发。

寻找灵魂的歇息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