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河

河水终于漫过干涸的河滩,在我目光的注视下开始活泛起来,这段时间下了不少雨,放眼望去,河面变得开阔、丰盈,与它在冬季所呈现出来的吓人的枯瘦比起来,此刻它才能称得上一条河,开始了有生命的流动。我从它的身边过了无数次,并且从牵在妈妈手里的小小女孩,长成了现在这把年纪,而它也似乎进入了生命中的老年,一年比一年瘦弱,一年比一年失去激情。想起小时候坐在船上时对它的惧怕,而在不久的将来似乎挽起裤脚就可以涉水而过。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当我的身边不再有河流的时候,我可能会变成那条摊在河滩上的鱼,竭力地张着嘴,却寻找不到给予我生命的泉源。

把河流比做母亲,是我们民族的传统,以前她确实是孕育生命的摇篮,可亲可敬,而现在她是被有钱的儿女们肆意凌辱的糟老婆子,是一块有用才会被想起来的抹布,而这块抹布上的污迹即使现在用最好的去污剂也不能除去,这位逆来顺受的母亲终有一天也会展开它的报复,可怜又可悲的报复:她必将先结束自己的生命然后才让她的儿女们得到惩罚。

母亲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