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山看月,一种心灵的飘逸

一年前,听人介绍过丹阳嘉山;一月后,从资料上过细了解嘉山,三个周末,钻进嘉山结识嘉山,丹阳嘉山就这样情人似的渐渐融入我梦乡,嘉山上的那轮月,时常在我文字思想的幽宫里风生水起……

嘉山月是以那种空灵让人惊心动魄的。

当一缕烟霭从地往开升时,嘉山月就露脸了,那是漫天的神秘、轻灵的幽雅。月夜是美丽的,也许你在花团簇时感觉如此,也许你在情畅意顺时更觉尤甚。

但偏不,嘉山月就是“家山月”,岩石裂隙中,岗峦起伏里,江面浪尖上,郁葱树叶间,少处遮拦,未有庞杂。皓月当空,万簌俱寂,月晖静静地流泻,乳汁一般,她去了浓炽,毫无重味,这月晖是真正的清晖,她没有富华之态,更无张扬之状,不显嚣噪,无有做作,不自认施舍,无铺陈之俗,存留两可,收取自如,她不接受捧场,也不矜高怠慢;她慷慨,宽容;她淡泊,豁达;她落寞超然,这是何等的一种隽永和飘逸啊!怪不得乾隆皇帝三下江南两次到嘉山寺,并御笔亲赐“龙庆禅寺”匾;怪不行历史上众多的墨客文人曾来此吟诗作画;也怪不得文徵明、唐伯虎、竹林七贤与七峰山的雅事至今传为佳话。

在这种无边的恩惠中,你没有企念,更无狂想,热血睡眠着,并不对月当歌,也无把酒临风的豪迈,也无叩问苍穹的激越,也无思接千载的精深。旁边没有人与你交谈,你不会感到杂沓,精神去了负累,你感到冥冥中有一种言语,但不必探究,无须应答。在这儿,你感到每一个角落都在思想,而自身的生命却原始着,灵魂像被淘洗过,肉体完全自在起来。

嘉山月只吸引你而不诱惑你;嘉山月只润泽你而不浸淫你;嘉山月只关注你而不搅扰你。嘉山月是真正的淑女性格。这山与那山默然对望,这梁与那梁淡然接合,这峦与那峦洽然毗连,嘉山月雪一样在那千山万壑中缤纷。嘉山路曲曲弯弯,离离拉拉,最后总像兔子似的钻进了林草;嘉山的寺庙好像是云烟中浮动的图画,嘉山的林子里,好像是在涂宣纸上的作品。

这月色勾你幽深幽深地思,引你遐远遐远地想。在她温情的抚摩中,在她柔怜的梦呓中,万象俱朦胧,一切皆美物,你愈想她愈美,愈想她愈神,那月色是渺茫的歌声?那月色是迷离着的往事?那月色是温婉的情话还是关爱的瞳波?……

每每下得山来,一股怅惘悄然扑入心田,那嘉山月依然无言,永恒在背后的遥远里,我难舍回头地张望,回头留恋地张望一次又一次……

嘉山看月,一种心灵的飘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