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你的世界,雨一直下

时过境迁,十年想念,抵触眼角膜。没有太多的眼泪,只是湿透了眼眶!

喜欢想一个人,想念他额头上那个淡淡的胎记,想念他儿时没心没肺的笑,想念他已经模糊不清的面廓;现在他是否把那件洗的发白的校服丢弃已找不见。关于他的纪念只有那个发黄快褪色的毕业照片。这是他和她唯一共存的连线,走的太急以至于断了风琴的弦,再也弹不出童年的欢悦的画面。

喜欢去一个地方,封存了六年怀念的地方,麻子湾的杨树泛着淡淡的青黄,小草像俏皮捣蛋的小孩,偶尔探探头。那年栽培的柳树以有碗口般粗,树干上的谁是谁的谁在风刃下已很深很深。触摸岁月沧桑,全身麻木着难以站立。风霜侵染双鬓的恩师,还在陪着二十几个孩子在这里讲着我们熟悉的课。

馨书轩:

村居黄昏

邵志国

去年今辰却到家,今年遥望又天涯。

一春心事闲无处,两鬓秋霜细有华。

山接云,水明霞,满林残照见归鸦。

几是收拾田园了,儿女团圆夜煮茶。

熟悉的地方,重新的走了一遍,有的地方,如荒芜的心般杂草丛生,遗留在那个角落里玻璃球,静静的躺在哪里,也许这会有他手心的温度。你说真的会吗?会吗?捡起把它放在左胸听见自己心扑通扑通在跳动,从手指穿越到心脏的温柔染红了笑靥,拾起来又放下,想了想也许这个地方才是它的归属地,她不想破坏那份尽属于它的平静。恍惚间她好似回到了曾经,想捕捉他的身躯,残留在手心的只有泥土的气息,就像当年一样在无数身影交替的时节,还是没有勇气随心紧紧抓住他的手,让他随时间的流逝,流逝……

傻傻着站着哪里,像个笨蛋一样呆呆仰着头静静地望着好似移动的云,风想拥抱云,可是怕接近他转身就走,只是默默看着懒散在游走,一声不吭。也不知如何的去挽留,只有跺跺脚来回徘徊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也许这也是命中冥冥注定!

六月,明年;很多人以阔别十年。

希冀相聚在这里,陪着恩师一起锄锄现在种了蔬菜的花园,拔拔教室后老师忙碌着没有打理的杂草,再认真聆听李老讲述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让我们忘记这些年所谓的奔波!

夜深了,没有你的怀抱让人怎能入睡,你的声音,味道,笑容,身影像交织的电影在一遍又一遍的回放,有时她会傻傻的笑,有时她会莫名的哭,有时坐立不安。有时像个疯子一样,不对,或许已经是个疯子,想他想着早已发疯,在她的世界一直延续延续……

想起你,我的心就有说不出的痛,你是否知道?我能感到你的痛因为你在我的心中,不知远方的你现在还好吗?

一直这样爱下去,就算和你没有结局,我还是喜欢你……

无怨无悔,

直至心灰意冷…

不再提起

没有你身影的世界一直下着雨……
 

没有你的世界,雨一直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