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花一直开

“我知道这世界不是绝对的好 ,我也知道它有离别 有衰老 。”一位诗人曾这样说道。在这个不是绝对好的世界,美往往只是短暂地留存于世,正如我昨日发现,我种了好久丁香已经走到了尽头。看着它小小的花瓣已经蜷缩在一起,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我心中不涌起些,想起了它灿烂时的繁盛。花开时一朵压一朵,密密匝匝的,就像旧时姑娘出嫁头上戴的绢花。紫色且小巧的花瓣儿生气勃勃,显出争艳的傲姿,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配上周围树影的遮挡和穿过树缝投射到泥土上的斑驳光点,备有一番“曲径通幽处”的味道。

如今,她逝去了昔日的繁荣。一簇簇枯萎的花朵儿,看起来格外的刺眼,就像森森的枯骨四处散落,让人不忍直视。微风轻拂,只见花如雨下,我本意想回避,可只见她们不露一丝凄凉,只是随着风一直飞舞。有的飘到了河里,随着流水欢畅地奔向的远方;有的飞到了路上,给原本生硬的水泥路多添了些自然的味道;有的随风飘向了更远的地方。

于是,我想起了幼年时问父亲的问题:花为什么不能一直开?父亲只是说:它们也要去远方看看啊,想让更多的人它的美啊!那时的我似懂非懂,只觉得困惑:花为什么不能一直开。

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只是觉得惋惜。惋惜我的丁香,惋惜世间种种易逝的美好。但我始终做不到龚自珍的乐观,做不到白居易的雅致。或许我只适合“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思想吧!毫无疑问我是自私的,自私到希望一切美好的东西永存于世,希望花一直开。

我希望花一直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