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深圳到黄山的火车是十几个小时到达,深圳到黄山的高铁是八小时到达,深圳到黄山的飞机是一个半小时到达。这一千几百公里,是我觉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当我在深圳的破旧房间里听歌写字的时候,他们在深圳到黄山的火车、高铁、飞机里,在铁路和空中来来回回,而我却不在其中。

前段时间回了一次老家,虽是九月初,但是老家已能感觉到秋天的到来,出门都要披间外套,而我在深圳还像夏天一样闷热乏困。还记得每次出远门的时候外婆紧跟在我身后的脚步和满脸的不舍,我深深的心疼而我没有让她看到我也在哽咽,和故作坚强的淡定冷静。一个人在深圳,我慢慢习惯了孤寂,一个人在深圳都不想抬头看星星月亮。外面的世界再大那又怎样,我哪也去不了,我被困在其中。家那么小,我却可以奔跑的自由自在,那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在和别人谈乱我的老家的时候,满心的骄傲和开心,黄山,也是我们安徽最具有代表性的标志,我为此感到自豪。

深圳是一座没有冬天的城市,从小在老家长大,对我来说没有冬天的深圳却格外的冷,老家的冬天很冷,但是我却笑得很甜。我只有在老家的时候才会勇敢的抬头看着夜空,看着星星和月亮悠然的挂在我的头顶,那星星代表着我,也代表着你,那是代表着我们千千万万背井离乡的游子们。

当年因为年轻,我们每个人都有梦,都想在外面闯出一番天地,让后衣锦还乡。但是很多时候都事与愿违,一离家就是一年,一年才能回去一次,很多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好傻,已经如此短暂,我们却花费太多时间去做无用的事情。为了所谓的梦想、理想、希望。没想过在老家的亲人越来越老,画面也越来越苍白,皱纹也都爬满了他们的脸,满眼都是和心疼。在我出来的这些年,回忆越来越凶,每次要离别的都无法言说,只想在家都看一看陪一陪。

抽屉里面的票根越积越多,越堆越厚,去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才发现最美的还是回家的风景。我的世界只有两种地方,一种是外地,另一种是家,除了家之外的地方我都叫它外地。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我知道我的亲人都在等待,都在盼着、念着、担心着。我多想立刻出现在他们面前,听着妈妈的唠叨,和爸爸聊聊天,看着外公忙碌,还有亲爱的外婆的脸,这浓浓的乡愁拉扯着我内心最孤单的思念,我想说有你们的地方,才是我的世界,才能叫做“家”。有家的地方,我才敢抬头看天上。

都说月亮还是家里的圆,这话我深刻的体会到了,渐渐懂得。外面的世界再好更我又有是没关系,每天面对着陌生的人群虚情假意,伪装的笑听的我自己都很恶心,表情整天都挂在脸上。我提不起精神去努力完成一个笑脸,才知道,要真心的笑,确实太难。我不想变成自己年少时最讨厌的那种人,也许别人会说随性,说我要适应这个社会,其实我不想去改变什么,只想不被这个社会所改变。莫名觉得自己变得很孤独,过的很不开心,我很想家,哪怕才离家一会。年少的时候总想拼命的离开家,离开父母、亲人,总想出去浪迹天涯,想象自己会混的很好。时过境迁,随着年纪的增长,变得很容易、怀旧、多愁和忧伤,才知道自己是那么脆弱,那么恋家。离开家的日子,真是一种煎熬,是怎样的一种苍老,我恨透了等待,就像等一朵花开,我想我的家人也是一样。那是一种无尽的等待,从我第一次迈出家门的那天开始。

我在梦里梦见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到了家,坐在院子里喝着自己家种的茶,安静的悠然的,终于理解那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情怀,此刻我就是那样的感觉,耳边穿插着妈妈从楼上传来的唠叨,爸爸、外公、外婆都在家里忙着,说着,笑着。朋友也会来我家串门,一起聊天,就像当年一起读书的时候,就算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聊着最近发生的有趣的,相互介绍新发现的好听的歌,还有谁家很美的女孩。阳光温暖的照耀在我家后面的西山上,而西山脚下的我正在眯着眼,享受着眼前的一切,时间就这样定格在了这个画面,真希望,不要醒来。

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梦里梦见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