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过庆十年

如果我们的记忆不曾断断续续,或许我们童年就不易怀念。如果我们的记忆不曾一梦而散,或许就没什么值得珍惜。时间,剪得我们的十年如梦如幻。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可是谁孤单了童年?

都说越长大越惆怅,可是谁抹了脂粉三千?

若是让你想想那年你为谁花落肩头,迷离恍惚。大概也是瑟瑟摇头罢了。曾今的笑声滑到嘴边遣愁索笑,有的只是嘴里无尽的感慨。儿时的我们去了哪些秘密花园?哪块地方如今杂草丛生?记忆断断续续的拉扯。念念不舍的纪念!如今,你们是否再次踏入,怀缅那时。

我们手牵手,走过老爷家的橘子地。“快走,快走!老头家的狗要出来咬人了”嘘,小声点:“有女孩子放风没事的,还差三个”声音仿佛从喉咙里发出来,听起来,莫名惊心动魄,脸色苍白就像大病初愈的病人,可手上的动作却风驰电掣。“到手,都装好了!撤!”大眼瞪小眼的屏住呼吸,我们猫着脚步,一步步靠近篱门。眼看就要和女孩子们会和,却不知是哪个没素质的,没忍住笑了起来。惊醒了小黑,顿时狂吠不止。吓得面部潮红的我们,拔起腿飞奔出去。只听到后面老头的声音:“黑子哟!回来!几个崽子又来偷吃,改明日得一家家拜访了”。牛坡原,闯进了一群大口喘着粗气,嚎叫奔跑的少年,吓得牛儿后蹄抬起打地。弓着身子略待平复后。相视哈哈大笑起来!“掏出来,掏出来。尝尝味道如何?”我们席地而坐,剥开黄绿的皮,理好橘片上的经络。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放进嘴里,笑的合不拢嘴。天上的白云变换着各种形状,栖霞晒红了半边的天,红的似火!一群少男少女躺在牛原上。岁月静好,时光悠长。见证一切的牛儿我也不知是否还记得。我却都不记得你们的虎头虎脑,秀丽清新的模样了。叫我如何舍得?

时光荏苒,岁月如流,白驹过隙!在哪天,你们被叫回家吃饭时,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一声再见也未曾听到,五个,三个,两个,一个!最后我也不曾和你们告别。

橘园早以杂草丛生。小黑也随老爷离去!那年的老爷第二天逐一拜访了我们家,我们躲在房里不敢出门。耳朵贴在门上“哈哈!那几个小崽,又嘴馋,跑到我哪里吃橘子,差点被狗咬了。今日个特意送点橘子过来,下次去要他们说一声。别把习惯搞坏咯”门后的我不禁面红耳赤。奶奶一边赔不是,一边道谢。挽留老爷在家吃饭。老爷说得回去守园子为由硬是不肯留下吃饭!悠悠哉哉的离去。背影有些萧索,恐怕只是想要我们吃橘子时,去和他聊聊天这简单要求罢了!我们却不懂得其意,其含。

曾经的玩伴,以相隔甚远。或许在人潮拥挤的中,也不过是匆匆一瞥,擦肩而过。都已变得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气质如兰,钟灵毓秀!各自奔向自己的梦想去奋斗。在途中遇到烦恼,遇到挫折,我们会烦恼,会惆怅!再也没有童年的一颗无忧无虑的身心!不知不觉,淡抹艳装。那年叫醒小黑忍俊不禁的笑声,恐怕也能收放自如了吧!脸庞谁为谁抹了三千脂粉。

时间,让我们的记忆难以回忆过去。令我揪心的过去便是那时。长大后,什么都记得牢。可却不。小时候,什么都没记牢,可却最快乐!最后,眼眶变成雨,打湿了那块方。

叹哉:“不过庆十年!”

作者:邱亚涛

人生不过庆十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