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早已习惯了

我不得不承认,我是的,至少在他走了以后;我也是的,至少在他来了以后。我快乐了很久,整整一个曾经;我悲伤了很久,在失去他以后……

我不知是何时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也许是在他走了以后吧。我也不知何时习惯了,也许也是在他走了以后,亦或者更早。

在他初来乍到时,我对他的记忆是朦胧的,就像隔了一层雾,令人忍不住想去探个究竟。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竟跑去问他的名字,他先是诧异了一会儿,然后笑笑告诉了我,至于他的名字我已是模糊的,只记得很好听,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他个子很高,至少对我来说,每次我和他说悄悄话时都要踮着脚尖,他好像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每次都半蹲着,我也是配合着。不知不觉,就已经习惯了。这是我对他的第一次记忆。

还记得有一次我的卷子没带,我们共看一张卷子,那时老师比较严厉,看到我们俩只有一张卷子便问谁没带,正当我准备承认时他却抢先说这是我的卷子,他也因此被老师罚写了几张大小字。事后我问他为什么要主动承担并不属于你的责任,他说:“女孩子脸皮薄,不就写几张作业吗,对我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他笑了,我却鼻子酸酸的,温热的液体在眼眶打转。这是我被他第一次感动。

之后我们彼此熟悉了,就开始了欢喜冤家的。

他总是在我做错题之后骂我一句“笨蛋”,而我也回敬他一句“白痴”不知不觉也已习惯了。之后我就叫他“白痴”而他也称我为“笨蛋”,时间就这样在打打闹闹中悄悄溜走了。

我们第一次交换“礼物”是在圣诞节。那时老师送他一支笔,他说这只笔适合女孩子。硬是和我换了一支。这支笔一直被我放在抽屉里,没舍得扔,一直用在现在。也许对于这支笔我唯一能说的也只有习惯了吧!

不知不觉,我早已习惯了许多事情。习惯了我们的一句玩,习惯了他的丢三落四,习惯了什么用具不忘给他带一份,习惯了他的处处周到,习惯了用那支我们交换了的笔……

原来时间是以这种方式来使我铭记任何一个习惯,尽管我自己从未察觉。

我不知是何时才明白时间的残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要等到我意识到自己已经习惯太多太多就让他从我身边溜走,无影无踪,销声匿迹。我只能恨我自己察觉得太晚,在他走了之后,我的心只得沉重着。

原来我早已习惯了,在他走了之后。

原来我早已习惯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