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烟花绽出月圆

在每个忙里偷闲的日子,细数青春的葱茏岁月,对所有不曾遗忘的纯真,念念不忘。曾经有三个字,如此真切,每个音调都恰到好处地从耳膜钻进心窝,在年轻的心里激荡起一阵阵热流。当阳光透过第一道裂缝射入十七年沉睡的茧时,从心底迸发出难以言状的喜悦,点滴念想,也会彻夜难眠,那是我伊始的青春。

高中的天空,像是不小心被谁泼了一片蓝莓奶茶,那时候的女生都三五成群地挽着手上下课,一路上有说有笑,衬着明媚的校园风光,显得格外青春飞扬。球场上往来翕忽的身影,场外欢呼雀跃的观众,那时的每一张笑脸都和谐地融化在了青春流质的夕阳里。

应该算得上是“那时候”的事了,记得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每天挣扎在书山题海里的乖乖男,而她,是我花季里最完美的秘密。是她让我明白:是每一个微笑,是愿的达成,是你想要被爱的时候,有人来爱你,如此而已。那时的相遇,没有白衬衫,也没有棉布裙,但却奉上了我们这辈子,至上的真诚。

轻描淡写,浅唱轻摇的青春年华里,笑靥如花,时光刻薄,清浅。想过要和她觅一处静好,将心停靠,那里,光阴静默不语,温暖而绵长。那些繁华与落寂却已是过眼烟云,而我们,只留下看风景的。但最后,我们的让彼此明白的却是,成长就是要不断面对一些悲凉的事,直到明白什么是世事艰辛。

浮在江面的黄昏,多么像现世安稳。那时,我们年少的心,以为会一直一直这样下去,温婉延绵。那年,谁许下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而今我在绝望的深渊里兜兜转转,看不到来路,找不着归处,于一切过往只叹一句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零零碎碎的记忆,拼凑出多少催人泪下的誓言,而我们的名字,最后一次写在一起,在那张明信片上,也已然是数年以前。

怎奈何,如花美眷,终不敌,似水流年。

数年来,我唯一不变的,是还会不时地写些短诗文,而我要写给的人,已不再是她。即是天意难违,我们又何必挣扎,事到如今,能隔着世间百态,遥望着她,祝福她的每一步路,也是我最大的祈求了。或许我们都一样,把彼此的名字,埋葬在意识的最深处,或许,有一个更重要的名字,已经融入她的血液里。如果爱情可以重来,那我宁愿,祝福现在的她。

看烟花绽出月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