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无端,已是秋天

昨日的思绪已一去不再,可我却如此迷恋着它,因那至少,不若此般凌乱。明丽的月光下,秋风静静地吹过竹林,从我曾经踩过的落叶之上吹过。飒飒飒飒的风声敲落了心中仅有的一点欢愉,此时,我的心在惆怅。

本想用笔画一幅山水美景,却无端端地嵌入了枯藤,老树,昏鸦的场景。小桥流水人家倒是没有了,因我体会不到一点的美好。有人说:“你瞧,天上的月儿多圆,月光多么明丽,你应该有一种的感觉。”可是,这种明丽被惨淡覆盖,这圆上却是更多坑洞。过往都已挽不回。

曾想,用笔将自己的痛苦写出来,就不会再觉疼痛,只是秋叶无端而落,心中忧愁仿如初始,才明白,人在有的时候,无论用多么美好的方法,都摆脱不了内心深处的自己。

若是有人要寻觅我的足迹,或许我的足迹已从风中逝去,温暖的日子被无止息的忧烦替代,秋风,吹来的愁绪,仿佛是谁也解不了的。自古逢秋悲寂寥,却没有了秋日更胜春朝这样的想法,因我缠绵的记忆已不再。

一个人,一幅画,有一种孤单难以倾诉,笔端的很快就会像烟,像云一般飘散,那似乎是一种变幻无端的美。又似乎是一种应季节变幻而不断凋零的花瓣。

我想,如果再有人有我这般忧郁。他会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胡思乱想着一些问题。或是大事,或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我,却只有将愁思,锁进文字的深渊里。而我,只有在深深的苦恼里难以自拔。

漫步于文字的大街小巷,或许,自己的惆怅也如幽灵一般浮现在空气之中,在某个地方,会让人难以呼吸,在某个地方,你会发现,他已消失,并了无踪迹。那或是一刹那的感觉,抑或那一瞬间,令我们走向了迷失。月光微寒,我们来行的路也数不清会在何端,有时的幻想,就是空无一物的空谈。

再美的风景画,总会有破裂的一天,或许只有来至灵魂的惊叹不会消逝。种种情绪都意味着世界的改变,那是一种幻想,那也是一种现实的摧残。花,凋零,时光,面临的不过是数了几次,依旧数不清楚的惨淡。

今夜,月色或可以说成是凝重,几许清冷映入心门,在一个陌生的田埂,花正开放。幸福的芳馨传过千万里,而此时此地,我一个人。自是另一番感觉。

愁如海深,或比心火深沉,又或是比天光黯淡,幸福的钟声从远方传来,白云飘忽在紫色的夜空。从那宛若轻纱的薄薄一层中,我们或许读懂了何谓诗意,又何谓心灵的苦痛。

或许,就是那一笔,在微醺的灯光里闪烁,或许,在飒飒风声里,我们已经读懂了来自灵魂深处的自己,一种惆怅在深深的忧思里。风吹过落叶的忧愁,与雨点滴落在地上无异。

若,这样的忧愁能让心中的梦破灭,月光因为降临而感到的荣幸,或许,在此刻会变得斑斓。

落笔无端,已是秋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