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

周一,总是莫名觉得压抑,不喜欢的工作,不喜欢的同事,不喜欢的环境。

其实,我不大能想起来当初来这个单位的目的,好像是认为自己不适合国企或者事业单位那种虚与委蛇的人际交往,觉得私企挑战更大,凭实力闯出来的天地也许更让人记忆深刻,然而,真实的环境并非如此,哪里都存在溜须拍马,背后使坏。

我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留校,整个学院唯一的一个留校名额就那么浪费了,后来,为什么不去研究所,毕竟那是个隐形福利远高于工资的好地方,又或者,为什么不去国家电网,省里报名考试的有六千多人,我花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以第八名的成绩通过了,这是个人羡慕的工作,我又放弃了,我不想坐在办公室喝茶聊天,然后拿着并不低的工资,那样会消磨掉的我对的渴望。

现在,我突然觉得对未来,我的规划其实很混乱,也许根本就没有规划。

毕业前,和老师有过一次深刻的谈话,他说,在单位你不能还像学校一样,用自己的标准去评价别的人和事,不高兴要忍着,不开心要藏着,看不惯的要无视,看不起的要忽略,眼看着一天比一天能忍的自己,突然害怕起来,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变的虚伪,变得和办公室里的这些男人一样,人前人后判若两人,言行举止粗俗不堪。

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是无坚不摧的,不会因为‘’恋爱,不会因为困难妥协,下雨天没人送伞怎么了,自己把水壶拎到六楼怎么了, 学习,生活,学生工作哪一样我比不过男生,甚至我取代他们成了年级班长,党支部书记,我也能在这个充斥着逻辑思维的工科院校里考到专业第一名,电脑坏了我能修,马桶不下水了我知道问题所在,甚至大半夜的家里跳闸我也不会惊慌,因为我知道有个东西叫‘空开’,我从不觉得我比不上谁。

可是,工作以后我开始发现,不是你的能力强就能得到重用,不是你能做就能得到机会,伪善的人无时不刻都在等着从背后给你一刀。

我在还能忍的时候无视了他们所有不公平的待遇,帮已经离职的人翻译简历,帮求职的翻译面试题,帮马上要离开的接手杂活,帮在职的做我能做的所有事,朋友说萍水相逢而已,何必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帮他们做这些事,离开以后谁来记得谁,我说,“我不想成为他口中那个‘帮他是人情,不帮他是理所当然’的人”。

今天又是周一,我想我终于可以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单位了,每天听着他们羡慕那些年终奖过百万的人,羡慕那些不用为房贷车贷发愁的人,这样的日子真的透了,多大的能力干多的事,拿多高的工资,他们为什么不看看华为凌晨一两点仍然灯火通明的大楼,不看看他们加班到晕倒的场面,不想想自己到底为什么只能拿到刚刚过万的工资,想要轻松的工作又想拿理想的工作,痴人说梦。

手头的工作还剩下一点,月底或者年初就能彻底放手,在新单位里能拿到翻倍的工资,能拿到正式的编制,希望这次不会又跳进另一个深不见底的坑里。

胡思乱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