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舟唱晚(一)

余舟唱晚(一)

幼时记得爷爷亲,爷爷奶奶襄樊人。脚夫挑盐落此地,买田买地做房子。江南虎渡河畔西,棉花经济作物区。挖个鱼塘填台子,五根柱子茅草屋。接女招婿大家人,以后就有三兄弟。旧时岁月不清处,解放分房白米饭。两个哥哥去当兵,落个无用家里玩。满天满地涨大水,汗田沟里可抓鱼。至今未忘五四年,猪食盆子抢食吃。印象最深六零年,人民公社大食堂。赫鲁晓夫黑心肠,摧债逼债闹饥荒。空着肚子大跃进,路边常常饿死人。人民老实特听话,路边有苕都不挖。伸手挖来可充饥,怜可饿死都不挖。债还完了没几天,接着又是大四清。冤枉多少好儿女,书记县长都自杀。包产到户有启色,资本主义割尾巴。多灾多难老三界,到此小节下次叙。

余舟唱晚(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