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文

2013年初,他入狱了。尽管家里人为了帮他脱罪,拜走了无数的能够扯上一点关系的官员,送出了无数的红包,托人找关系花费了从亲戚朋友家借来的十几万,可是结果仍然没有得到改变。他被判了11年的有期徒刑,罪名很多。光是近几年混黑帮,打架斗殴就够他受的了。

这是他的家人没敢想象的事情,应了江湖上那句老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不错,他在家乡是混的风生水起,没有人不害怕他,没人敢招惹他。可是这又如何呢,当他进去的时候有多少曾经被他欺负过的人忍不住拍手,而真心想帮助他的兄弟又有几个呢。

十一年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可能他出来的时候,最疼爱他的人已经离开人世,可能一切都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可他终究是被判了十一年啊。

在进去的这段时间,兵哥曾去看过他。两人相顾无言,却彼此都懂得。啊文不会怨兵哥,这样的结果是他自己找来的。很多年之前兵哥也曾走过他这条路,只不过兵哥醒悟得早,急时回头,走上了正道。可是他,再过十一年,他已经是三十五岁的中年人了,到时候出来……

“你后悔吗?”兵哥问他。他没有回复,可是兵哥从他见到奶奶时候那倾盘而出的泪水与那撕心的呼唤声中知道了答案。

无所谓对错,无所谓黑白,进去了,与家人分开了,那是最痛苦的经历。在里面的时候,无数次听到奶奶说他在里面疯掉了,在里面被欺负,被打……一切的一切,加上童年的回忆,却构造不出他出狱之后的形象。

千里之外的我还没能和他见面,不知道他的变化有多大,不知道这三年他的内心是不是还是跟以往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三年他就出来了。

一切的一切,我都不愿意想象,就随风飘散吧。我不想埋葬我的童年,那段日子。那些,也不想埋藏那些痛苦的往事,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迟早会走。不管如何,真实的想法是,希望他的出来是正确的,正道的。

我不害怕黑道,因为我从小就在混混窝里长大。我不害怕刀枪,我见惯了他们的打斗。我只怕亲人那悲伤的泪水,居然能融化我的心。

啊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