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香炉

下雨天,允许自己做点闲事。我拿出心爱的铜香炉,用柔软的细麻布拭去浮尘,放入两片檀香木片。当烟袅袅升起,空气中的褶皱似乎都被一一熨平了。香炉就如另一度空间,缓释出巨大的安静的力量。屋内没有一根琴弦,耳边却隐约听到琴音。 香炉原是个暖炉,原本有个精美的网格状铜盖子,我小时候不小心将它摔坏了。前几年,我依着记忆中的样子画了草图,找铜匠配了个相似的,并将这蓄炭的暖炉做成焚香的香炉,平时舍不得用。香炉并不名贵,但有点老了,我妈妈用过,我奶奶用过,之前也应该有人用过。 奶奶曾说从前家里原有大大小小整套的铜暖炉,最大的直径足有一米,平时放在八仙桌下可以取暖,最小的可纳入袖中随身带着。后来,中式老宅子没了,家具没了,人也散了,那些与精致相关的物件都不知所踪了。我一直记得奶奶边给我的暖炉夹炭边感慨:“好像还在眼前,却已经都过去了,一辈子好像比一场梦还短啊,能留下来的也就是这个暖炉的一点暖了……”那时,我还小,不懂奶奶为什么笑着说话眼里却有泪光。后来,我懂了,但奶奶已不在了。我能为她做的,就是好好守住这点暖。

读者
读者杂志,https://www.duzhezazhi.com

铜香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