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树

初见丁小树的时候,我四岁,丁小树一岁。妈妈把我带到他面前,那时他正躺在婴儿床上抱着奶瓶吃奶,胖胖的脸一鼓一鼓的,让我很想戳戳看会不会冒出水来。我趴在婴儿床边看着他心想:“长得可真丑!”妈妈见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丁小树,捂嘴偷偷笑着:“宁宁,摸摸弟弟的小手!”啊?为什么要摸他的手?我不知道。但我还是捏了捏那个胖胖的手,软软的,像玩具熊的手。貌似是我打扰到了正在吃奶的丁小树,他不情愿的把我的手甩开,然后睁开了眼睛,两颗黑亮的眼仁,像黑曜石一样闪亮!现在想想,那孩子的眼睛真是干净啊!当时我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我,两对黑眼仁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对上了,两个小孩子就这样呆愣的看了对方半晌,然后,丁小树做了一个让在场的所有大人都很意外的举动:他抓起我的手指放进了他的嘴里!我眼睁睁看着他把我的手放进他嘴里,好像……他把我的手当做了奶嘴,后来我没来由的大哭唤回了大人们的神思,史上最奇葩的初见,在一阵手忙脚乱和此起彼伏的哭声中结束……

后面的记忆模糊不清了,都是些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再也没办法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只记得后来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晃晃悠悠跟在我身后叫我宁宁姐姐了。姐姐?这小家伙真好玩,那是我第一次听他叫我姐姐,我是独生女,没体验过有弟弟的感受,平白多出个弟弟让我很兴奋。记得当时我很牛很牛的站在我家的小板凳上俯视着他庄严的宣布:“好!小树以后就是宁宁的弟弟了!除了我谁都不能欺负小树!”当时丁小树看我的眼神很亮很亮。从此以后,我身后就多了条小尾巴。丁小树跟屁虫一样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每次都用甜甜软软的声音叫我“宁宁姐姐”。我很享受种感觉!也真是奇怪,我小时候和哪个小朋友都没有好好相处过,都有打架吵嘴的时候,唯独和他在一起玩的时候最融洽,不打架不吵嘴。在外人看来,我是个很好的姐姐,对丁小树很好,丁小树是个很乖的弟弟,从不惹他的宁宁姐姐生气。

我的爸爸妈妈和丁小树的爸爸妈妈是很好的朋友加同事,再加上小时候丁小树的家离我家很近很近,只有一个十字路口的距离。所以我经常去丁小树家玩,丁小树也经常到我家来玩。他的妈妈会给我做很多好吃的,我的妈妈也会拿出很多点心和糖来招待丁小树。丁小树很会讨好我,他会把妈妈给他的糖和点心分给我一半,然后棉花糖一样把脑袋蹭到我身上求爱抚。我坏坏的掐掐他的脸:“小树一点不像男孩子,小树是女孩子!”

“不!小树是男孩子!”

“胡说!哪个男孩子像女孩儿一样撒娇的!羞羞!”

“哼!”

小树很可爱,和我拌嘴的时候更可爱,也着实好哄,几块糖和点心就能让他死心塌地的跟在我身边做我的小尾巴。只是,这小家伙不哭则已,一哭就会让我心神俱乱。

记得有一次小树的妈妈因为有事暂时将小树带到我家让我和妈妈照顾他。小树很黏他妈妈,阿姨哄了好久才让丁小树心甘情愿的待在我家。我和他高高兴兴的玩了一上午,可到下午的时候他就不对劲了,我拿他最喜欢吃的点心哄他也不管用了。他眨着一对儿水汪汪的眼睛要哭不哭的看着我:“宁宁姐姐,小树想妈妈!”之后也不管什么形象了,张开嘴哇哇大哭,这一哭可害苦了我!要知道,那天我挨了不少板子,就是因为妈妈以为是我欺负了丁小树才让他哭的。

后来丁小树拿了一整盒的巧克力才让我的火气消下去。

之后我就告诉丁小树:“男孩子不要老是找妈妈老是哭!多丢人!以后姐姐保护你!”

再后来,我长大了,丁小树也长大了……我和丁小树都到了上学的时候,我上初中,他上小学。尽管不能在一起玩了,但因为我们的学校距离很近,所以作为姐姐的我有时还会骑着脚踏车去他的学校门口等他放学。他放学早了也会到我的学校等我。长此以往,我们慢慢达成了一种默契。丁小树和我,“宁宁姐姐和小树弟弟”。

我初中毕业,上了高中,小树小学毕业上了初中。我们都搬了家,所以后来就很少在一起玩了。小树也不像以前一样的小不点了。个子长高了,人也长得顺眼了,不知是不是到了青春期,他的话少了,不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了,偶尔和我说话的时候还会脸红。我看他的小模样长的越来越清秀,这小子以后肯定要长成不知道迷惑多少少女心的蓝颜祸水了……但他对我还是一口一个“宁宁姐姐”叫的欢实。这个称呼最后在我的威逼利诱下终于变成了“宁姐姐”,虽然还是好奇怪,但比“宁宁姐姐”舒服得多!(开心!)

时光过得飞快,后来我上了大学,他进入了最忙碌的高中时期,我们基本上再没有见过,但我还是偶尔会想想他,这么久不见他,这个小没良心的是不是把他姐忘了?如果敢忘了我,我发誓见到他之后一定好好收拾他!

大学每年放寒假我都会回家过年,但我回家的时候却很少再见到丁小树了,少了个小尾巴还真是不适应呢……

今年我毕业了,即将迎来我毕业之后的第一个新年,小树也上了大学,好几年不见,小树到底长成什么样了?是不是真的长成一副蓝颜祸水的模样去魅惑少女心了?闲暇的时候,我会时不时的脑补一下小树的模样。

丁小树,希望今年过年我回家的时候能见到你,希望你还记得我……

丁小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