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冬雨的幻觉

一场冬雨错觉

在北方严寒冬季,迎来了一场雨天!一场给人们错觉的雨天!

2016年十二月二号下午五点十分,我们这下雨了。入冬以来,气候一直干燥,加上暖气开放,让空气里雾霾严重而且干燥,让我们这每个人都感觉,周身被干燥污染尘尘粒包围,皮肤干裂,满肺尘埃。忽然听见外面急嗒嗒嗒的雨声,赶紧一把推开大门,泥土的清香迎面扑来,来不及多想,就闭上双眼,深呼吸,大口大口吸进泥土清香,呼出满肺尘埃。感觉肺里尘埃都呼出体外后,慢慢睁开眼,地面已经打湿,抬头看着雨,双手不自觉的伸进雨里,雨水凉凉的很舒服,湿润清新的空气瞬间布满周身,让每寸肌肤都湿润有弹性,让身体变的轻盈,美美的享受着期盼已久的甘露。可是,这样的大雨不是夏季才有吗?难道今天夏雨穿越了?

因为这场雨,人们犹如干渴的花草,一下子足足的喝饱了水。脸上泛出了喜悦,身体变得轻松有活力。但我还是想问,冬雪呢?它怎么没来?是它迷路了还是穿越了? 随着大自然污染,全球气候变的反复无常,北极冰山开始融化,空气被雾霾取代,自然灾害如饥饿豺狼虎豹肆意侵略,四季只剩下夏天和冬天。而如今的冬,已经失去它最初的颜色和气息。

感受着穿越到冬季的夏雨, 突然,我好想念最初的冬天,也还好,我还记得冬最初颜色和气息。随着嗒嗒的雨声,我听见爸爸跟我喊:下雪了,下雪了,快起床,你看世界变颜色了。我揉着眼睛,从被窝爬起来,趴在窗户上,哇、、、世界真的变色了,一片白茫茫,空中还在飘着大片大片雪花,冬季真是个魔法高手。看着这么漂亮的白雪世界,想要第一个去踩雪,第一时间留下自己脚印。冲动让我立即起身穿衣服,刚踏进白雪世界,一阵寒冷而清新的空气不小心从鼻腔一路滑进肺里,赶紧揉揉鼻子,果然,门前那片游玩空地上白白一片,谁都还没有踩,我兴高采烈的慢慢的踩上去,听见雪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声音,一个脚印又一个脚印,雪的厚度已经到达脚脖子。咯吱咯吱的雪声,不断刺激着我的每根神经,让我手舞足蹈,在雪地里来回跳着,时而抓一大把雪做成雪球扔到远方,时而在还没有被破坏雪地里画着各种喜爱有趣图案,一会又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大片雪花落在手里一点一点溶化,有的刚好落在嘴唇上,就用舌头舔,凉凉的有一点点甜,一会小伙伴都陆续赶来,打雪仗,试着一起滚起一个无极大的雪球,或者大家一起自做一个滑雪场,你拉我我拉你,开始滑雪。堆雪人,当然也必不可少,三五成群比赛堆雪人,大家从家里搬来了各式各样堆雪人要用的工具,雪不够用了就开始抢雪,或者互相使坏,雪人对好了,找个红辣椒当雪人鼻子,两个瓶子盖当作眼睛,笤帚当左胳膊手,再找个树枝当有胳膊,然后挂上自己手套当手,挖个小洞洞当嘴巴,怕冻着雪人,有的干脆给围上自己围巾戴上自己帽子。此时我们的游乐场就像一个白色梦幻,空中飘着飞舞的雪花,小精灵们挥舞着翅膀,做着游戏。这雨下的怎么感觉不像是冬天了,邻居声音,把我拉了回来,哦,原来我一不小心,也穿越了!

再一次深呼吸,是啊,这雨下的都不像冬季了,但这样的冬季总比之前的满世界尘埃飞扬的冬季好。只是好遗憾,冬最美色彩和最梦幻魔法只能留在我每个人的记忆里。

一场冬雨的幻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