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微凉,梦轻狂

铺开临摹纸,依稀可见纸下的字迹,我时而舒张,时而紧张。怕错过字的一笔一划,我全心全意的追求着完美,可我却忘记了“好月怎能圆?佳人独抚栏。”的确如此,人本易于思考,现实却不留一丝一毫,用事实证明着你的错,佛曰“本无对错,有的只是人心一丝执念。”也是!故心中所思所想唯有梦中得以实现,可毕竟是梦,梦终有消散时刻,人终会清醒,清醒后方知自己的无奈。微清酒一杯方可解愁,一语伤人于无形,矢之略有不舍,可又能如何。酒醒依然是酒前的事与物,不能改变之,何不抑郁其心,停止其思,便无所梦。

我与之不同,梦虽情况,可思却不止,醒后令其成诗成歌,短短几句尽然。我发现外物能够影响自己的情,我的“一”写的不直了,而令整个字变得不敢入目,放眼观看整页,或许然然,但仔细一看,都是你缺陷之处。

无心插柳之人柳成荫,这叫我用心插柳之人情何以抒?诗虽能待情,用以呈情,可有怎能全呈。剩下的只能留在心中,交予梦中,一觉入梦、梦醒。梦中只余思连连,醒后微微叹。可梦中耐不住现实的消磨,眼中余泪不擦,闭眼,尽享受其折磨。

940641433(池渊居人)

思微凉,梦轻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