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丫头

时间如同手心里的沙子,抓得愈紧,它流地愈快,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手心里空空如也,指间温暖残留,流年的光影,斑驳地重现,遗忘的誓言,铭记的谎言,一并在闪现,只是我已不是那个狂热的少年。现实让人理智地疯狂,双手合十,静夜里祈祷,期待我们的爱,历经流年,而我仍在惊讶,不曾想起,你已为我,跋涉千里……

写给丫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