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量

前阵子爸妈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了几句,我这个旁观者观看了全过程,错出在爸身上。

一是我从小到大都是跟妈一条战线上的;二嘛就是爸的确没有妈的肚量大;三几乎每次挑事的都是爸。

在我们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抄,这很正常。

事后,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有大肚量的人应该很多,可他们难道就能不生气吗?

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我妈肚量就挺大,最让我佩服的是我老奶奶。

我老奶奶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去世了,20多年过去了,每次想起来泪珠都会在眼眶里打转。晚年老奶奶不能下炕,奶奶经常不给她送饭,好吃的都自己吃,老奶奶一点都吃不到。

所以我主动肩负起这个重担,只要妈做了好吃的,我都会又蹦又跳的先给老奶奶送去,只要她吃我就很开心。奶奶经常不客气的对我说:“你老奶奶不爱吃!”我发自内心的不喜欢她。

老奶奶肯定听到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埋怨什么,从来都没有。

妈告诉我,她最佩服我老奶奶。妈还说我们家的祖辈有福,不然老奶奶怎么会嫁给我老爷爷这个酒鬼呢。

俗话说:宰相肚中能撑船。那要什么样子的情怀才能包容这一切啊。

现在好了,奶奶躺在了炕上,三个儿子轮流照顾,每家一个星期。可她躺在炕上还不老实,嘴巴不干不净,气得妈鼻孔里经常生疮,让爸去,爸不干。只有二爹偶尔来给奶奶送饭,至于大爹、爸从来不去的,一年里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去拜年。这还是前后屋呢,如果距离远了那又会如何?

妈说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三个儿子就二爹像爷爷,能干能吃苦,但也像奶奶一样爱嚼舌头,把不住关口,什么话都说。至于大爹、爸跟奶奶简直是一个摸子里刻出来的,肚量小的让人可怜。

至于爸,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汇形容他。

帽子掉在了地上,爸看到了,他一般不会主动捡起来,好时让别人捡起来,心情不好时直接开骂,有时我跟妈看着他一个人发火,感到莫名其妙,荒唐的很。他生气你必须也要生气,他高兴你即使生气也要跟着高兴。

妈经常说他,肚量比针小。我觉得针眼和他的肚量比都太大了。

肚量小的人鸡毛蒜皮就能填满,接下来就是爆发;肚量大的人要许多的鸡毛蒜皮才能填满,才会爆发一次,而也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爆发,因为有些人学会了消化。

肚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