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路车站

中考终于结束,那一年暑假的太阳也格外明朗,在死猪似地在家活一个月之后,我接到了”夏令营”的通知,于是乎,我开始了补课。

去补课的地方就是我报考的高中,我被提前录取了,从我家到学校只能去坐五路车。我家对面有个能遮阳却不避雨的车站,顶上的阳光像钻石般闪耀,却有着火的热光。

7:30我出了门,这样热的天气我却得去补课,不免有些辛酸。隔着一条马路,我看到竟还有一个人在车站等车,他穿着白色的T恤,杏色的裤子,泛白的阳光下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哈哈,这个倒霉的人说不定也是补课的。正幸灾乐祸时,对面的5路车停在了车站,我突然想起我得去坐车,但当我急忙赶去时车刚好开走,他和车只留给我以背影。我只好悻悻地等着,发誓好好做人。

8:40我终于找到教室,我在二班。

9:07我知道了同我回家的朋友在一班,就在我楼上。

11:35放学,我只好在楼下等她,人声嘈杂,仿若置身于菜市场。在一群发黑的人中,我竟再次看到了他,我好奇地打量着他,白色,杏色,就是他。他也看着我,或许在试探我是不是神经病。我突然想起,好像盯着别人看有些不礼貌,但我又不认识他,他的感受与我也无关啊。

12:03我上了车,终于没看到他,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

下午2:15,我在车站等车,四周一片安静,路边长着木棉。如此安好,让人百般。心中不免闪过一丝念想:能遇见他吗?前方的前方都没有人,我一定不会碰见他的,再说,碰见又怎么样。果然此后两天我们没有碰面。

第三天,我想早些到校玩,于是7:15出门。阳光间透着薄雾,他又出现了。白色的t恤,杏色的裤子,还有白净的脸。我们一同在车站等车,没有交谈,连对视都没有,身后是翻滚的热浪,他不住地擦汗,而我不住地看他擦汗,在马路被晒化之前,车来了,我们上了车,我坐在前排,他在后排,一路的气氛很奇怪,车上一共只有四人。他的目光总与我不期而遇,他的睫毛很长,眼神空洞明净,应该还没睡饱。他的手不经发颤,是紧张吗。我可不是坏人,我是名优秀的中学生。终于下车了,我在二班,他在一班。

或许你和我一样觉得他风度翩翩,一定是个好学生,第四天他竟来向我问电话号码,我只是愣了一下,回了句:1008611。从此,我深刻体会到了人不可貌相,我一直以为他文文静静的,竟还会如此大胆来向异性问这个,并且是在一群人的围观之下。但又觉得好笑,他是被”狐朋狗友”逼的吧。那是我们第一次说话。

下午,我又看见他。天呐,这得多尴尬。

“怎么又是你……”

“那个上午的事对不起啊,我们在玩`大冒险’。对不起……”

“兄弟你运气不好啊”

大家一定以为我们认识了,但后来我们下了车,我走在了他前面,不争气的我觉得气氛太尴尬,或者我太紧张了,我的步伐越来越快,简直要跑起来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明明那么想见他。我也不知道他对我的想法,会嘲笑我?

我一路跑到了学校,我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要跑,自己为什么要错过与他认识的最佳时期,还想起他的眼睛,那样明净,白皮肤,白T恤,杏色的裤子……

我,一直都是这样,想做却不敢做,想说却不敢说。这是一种源于内心深处的,不易让人发现的,脆弱的,自卑。

你有没有这样过:总爱随大众,害怕与众不同,害怕孤独却时常孤独,嫉妒别人,总觉得别人的夸奖中暗含讽刺,特别在意穿着,总不自觉得低头……书中称之为极度自卑,或者人格扭曲。全世界都摒弃它,都批判它,数落它会给人们带来什么危害,但没有人会去想为什么会自卑,怎样不自卑,我们生在不同的家庭中,有着不同的经历,自信与自卑远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或许,早已注定。

从此我害怕见他却每天想见他,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不了解他,不,认识他。

又是一个有阳光的日子,我正在等车,轻风徐徐,他当时骑一辆纯白的自行车,还是那样脱俗,我是多么想看着他,从我身旁经过,然后再看着他离开。但我最终只是低着头来掩饰自己的狂喜,一个月没见了。他后悔向我道歉吗,他也害怕与我遇见吗,他忘记我了吗……

这一切应该都是未解之谜,他似乎总刻意躲着我,就算他偶尔坐公交车都会到另一个站点等车。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当时不该离开,不该回答他,不该遇见他,我真的没有生气,该道歉的应该是我,我给他的号码是话费流量查询直通车……

没办法,我只能好好读书,人丑就该多读书。我当时满脸痘,唯一能让我在班里立足的就是我的文化成绩,并且我是一名美术生。

第一次月考按中考成绩分考场,我终于又看到他了。然而他在第一考场,我在第二考场。又是这么巧!又隔一堵墙,无法跨越的距离!

我只好更努力学习,但事与愿违,高二文理分科,他自然是学理科,我当然学文科。文科楼在东边,理科楼在西边,我再也没有任何理由与他遇见,再后来我搬家再也不会路过五路车站,我们的距离已无法僭越。

高考时我报了中国美院,他报了浙江大学,同在浙江,茫茫人海中不知能否见面,到时候我一定要问他他的电话号码,不再逃避,热情大方。

不要问我怎么会知道他这么多消息,暗恋他的女生很多,并且你只要喜欢一个人,或多或少,总能有些缘分吧。

谈不上有多爱他,在不谙世事的年纪与他相遇,这便是美好本身。

五路车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