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梦】远方

我经常回忆起那个少年在夏日的午后慵然醒来的画面,细细的南风在他耳边呢喃,讲述了一个远方的。窗外,耀眼的阳光里绿意蓬勃,夏正酣。

今夜我会收拾行囊,明天我将投奔远方。

翻过前面繁花似锦地山坡,会有怎样醉人的风景;这条长长的铁轨的尽头,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天涯海角。

如今往事无人提及,梦想却未羞于启齿。那个行走在阳光里的轻衫少年,就似青春投射在岁月中的剪影。那个永不到达的远方,承载了所有午夜梦回的惆怅。

选择远方,风雨兼程,原来我一直在路上。我向青春说过了再见,不管前面的路是否依然冗长。请原谅我不停的回首,我要记住那跋扈的一抹绿色,用来温暖前方淡淡的秋凉。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固执,是固执地劝自己不要坚持,也是固执地仍在坚持。我总是在彷徨中谨慎前行,那是因为我是那么地在意那个最初的梦想。

每当梦去心不还地时候,我总是在审视这个梦想是否与最初的那般纯粹与圣洁。

这样看来,我所谓地梦想也许只是一种心境,用来安放一个不肯沉沦的灵魂。因此,我怀疑我根本就没有梦想,所谓的一切,不过是对醉把酒杯,对月听风等种种不着调行为的开脱。

如果真是这样不堪,那么我要对世界说抱歉,我请你们原谅一颗离经叛道的灵魂。也许注定要成为一个俗人,但我绝不放弃这颗不屈的灵魂。

绝不。

2015年7月12日,有个朋友从天津来看我。我在阳台看见一个胖子从一辆不错的车里吃力的钻出来。这个人曾经和我在2003年的某个夏夜,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从济南大学出发,沿南外环去东郊参加一个名为“面对的拷问,你招不招”的沙龙。活动结束已近深夜,我们脱去上衣,在经十路一路狂飙,昏黄的路灯如鞭子抽打在身上,还沉浸在刚才活动氛围中,我们对着南面黑幽幽的千佛山脉狂吼,“老子不招!”

2005年的深秋,这个家伙来向我告别,说要去天津打拼。也是在这个阳台,我目送他单薄地背影隐没在纷飞的黄叶中。

驾车去仲宫游玩,我们在一处不知名的山坡喝光了一整箱啤酒。

夜幕渐临,醉眼惺忪中,我听见他说,“哥,如今,我招了”。

夜色朦胧,我抬头,夜空只有一两颗稀疏的星星,没有月光,更没有星光,有的只是城市的余光,我将手中的易拉罐用尽全力扔向无尽的黑夜。

许久,我都没有听到它落在了哪里。

【仲夏夜之梦】远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