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

孔子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可见人为重,鬼次之。我不想去用我的文字记载下什么,我只想告诉大家,我们应当尊重并珍惜身边的每一个新生命的。

我一直庆幸我的大学远离市中区的喧嚣,我可以享受片刻的安静。在这里没有灯红酒绿的纸醉金迷夜,也看不到一张张稚嫩的脸画着并不属于我们这个年龄的烟熏妆。我们的生活虽平淡却不失情调。转眼已是春,校园里开了花,绿了草,河里的水开始唱了歌,鸟儿也更卖力的折腾起来了,似乎每天都有新的生命正在被孕育。大家有课的时候,抱着课本,穿过长满迎春的小路,留一路欢笑,静静的等待下课。没有课的时候就到大家共同称为“农贸”的地方,淘点廉价的衣服或者鞋子,再美美的吃一顿,我以为日子每天这样安然的上演着。后来当警察从农贸的厕所里捞出一个死亡的婴儿时,我终于明白,生活不是我们看不到堕落,我们就不会沦陷。

我相信周边的每一个人都猜得到孩子的父母是谁,就是我们身边的某位同学,可能你们刚一起上完公共课,可能就在刚才还排在你前边打饭,他就生活在我们身边,和我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共饮一江水,想到这里忽然很。记得看过这样一个,将死的孩子躺在母亲怀里,双眼紧盯着母亲,用哀求的声音问:“妈妈,你会忘了我吗”。母亲听到这里,泣不成声。后来孩子躺在母亲的怀里睡去,再也没醒过来。所以,才有一种花叫“勿忘我”。我在想,如果这个孩子会说话,会不会在出生后的三天哀求自己的母亲不要掐死自己。。如果他懂得,会不会流泪,会不会恨?他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还没等到樱花落满山谷,他就不在了。可能都不会有人记得他来过,但是他确实也经历了骨肉脱离的痛才来到这个世间,只不过太短暂,短暂的都来不及给母亲笑一次,就结束了。

周围的人越堆越多,大家说着,笑着,评论着,脸上的表情好像见怪不怪。我拖着笨拙的脚步,带着沉重的落荒而逃。我怕我会突然的失控,哭的一塌糊涂。那一刻感觉自己也是一个毫无生死权的弃婴,就这样被嫌弃着。警笛的绝迹,就像孩子的哭声一样,风一吹都被遗忘了。

太阳依旧东升西落,我们还是上下课,吃饭,逛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发生过一样。其实本来就什么也没发生过,我这样告诉自己。可有天晚上我听到孩子在哭,眼睛的泪水便打湿了作业。孩子,花开花又落,我知道你来过。我祝福你,希望下一世你是在父母的期盼中出生的。带着祝福,忘记前生的弃婴,原谅你父母连一尺布都不肯给你,原谅他们还没准备好就仓促的生下了你。

上帝会保佑善良的天使,阿门。

弃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