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泉清随笔――又梦见她了

《又梦见她了》

(李泉清)

醒来 ,细细回味刚才做的梦,感觉很奇怪,很温暖,也很累。

怎么会又梦见她了呢?我又没想她!

上一会儿,梦见她 ,她好像很。我把她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她安静地睡了。这一次,她居然说是在巴基斯坦做生意,明天就回去。

梦 ,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很离奇 ,很不可思议。

后来 ,居然我又去给她修房子。

她的房子脊瓦坏了,我在她家房顶上,把那些烂脊瓦给扔了下来,问她要块油粘纸铺上 ,可她没有;要她找脊瓦;找不来。我在屋顶上那个急啊!想下来,却下不来了。让她找梯子,一家人找了半天也找不来。

再后来, 感觉屋脊的�_条很细,要断的样子,我害怕极了,小心翼翼地骑在屋山上,不敢动。

这时候 屋上的草退了一大块。这怎么维修?

突然,我又在她家屋里了。屋里很乱,她在割着一些像纸一样的东西。我说:“哎,有没有大的,割割它铺屋脊”

还真有大的。

于是,我叫她割三十多公分宽,割的一块一块的。

她开始割。

房子很宽阔 ,她家的房子居然和前厦子通成一块,感觉像个大客厅。

我又在屋脊上了。往屋脊上铺油粘,盖脊瓦 ,屋脊两边的草又退了。把我急得,在屋顶上,又站不稳,小心地扶着屋脊,不敢动。

都快中午了,从早晨就开始弄,到现在,还没弄好。

累死了!

醒了。

唉——!

咋会做这样的梦?奇奇怪怪的。她又不跟我,她早嫁给别人了。再说,我也没想她啊!她怎么会出现在我梦里呢?

两次了。

梦,真的很奇怪!

(李泉清,15265812936)

李泉清随笔――又梦见她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