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契约

2016年11月27

今天因为某些原因我在大学的校门口等待朋友,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难熬的,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车辆,和形色匆匆的行人,此刻的我感觉像是一颗树,一颗原本就长在这里的树,看着这一切的变化,看着这一切的不变。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多数是情侣,当然也少不了单身狗的影子,最吸引我眼球的不是秀恩爱的情侣,也不是取快递的路人,而是始终在校门口徘徊的头发花白的老人,身着褪色陈旧的深蓝色棉袄,长到拖地的秋装裤,一双不值几个钱的橡胶鞋。看着他,凉意袭上心头。系在他腰间的大红色裤带在苍白的冬季显得格外晃眼,斜挎着鼓鼓的充满年代感的书包,似乎里面装的是他全部的财产。看上去年过花甲的他始终在校门口的那片土地蹒跚。岁月走过,也带走了他的灵敏。

老人用布满青筋,皮包骨头的一只手拿着早些年我上小学时也曾用过的不锈钢圆筒饭盒,另一只手吃力的拄着一根形式拐杖的拐杖,慢慢的,一步两步………朝着我的方向走开了,他先走到我身旁的一个女孩旁边,轻轻摇晃着手里的饭盒,嘴里嘟囔着让人听不清的字眼,女孩伸手在饭盒里放了不知什么东西,老人本就弯着的腰微微弯了两下,好像角度在大一点就会折断一样!老人缓缓移到我的面前,老人突然的一句“……行行好………”把我唤回了现实,摸摸周身的口袋除了几张饭卡和身份证,并没有带多余的零钱,我很不好意思,尴尬的开口“不好意思,我没带钱……”老人半信半疑的眼神弄的我的内心很不舒服。不一会我从他的眼里读到的更多的是失望!他又慢慢的移动走了,在原地静静的寻找着下一个目标。由于是星期天的缘故吧,校门口不缺的就是人,有些人大老远看到他急忙慌张的躲开了,有的人就当做是日行一善,很大度的给老人施舍,大多数人更加对他视之若无……

岁月流淌过,抹去了一些人的精力和能力,但是又有什么理由在自身健全的情况下,自己去放弃尊严。我不鄙视每一个乞讨者,但我唾弃每一个可以自力更生的乞讨者。做为当代的大学生,我们并不是财富的拥有者,我们同样是一个“乞讨者”——一个知识的乞讨者,我们拥有的是知识并不是财富。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又是不公平的。我不知道每一个乞讨者最初乞讨的心理到底是怎样的,但我很清楚,那是一次与世界交换尊严放弃自尊的悲哀。不只是乞讨者的悲哀,更是整个世界的无奈…………

但愿明天的乞讨者都是知识的渴望着,但愿我们的思想里不再轻易放弃!!!

尊严契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