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花一朵甜蜜开

几个朋友的微信圈晒秋的照片,红叶寥寥无几地飘零在微信里,在图片当中,意外的是有油茶花开满在空间。

今年的冬天来得猝不及防,与深秋约好的红叶,来得匆匆,去得也匆匆,还未来得及褪去绿色的外衣,换上万橙千赤的美丽妆容,几场冻雨,几度疾风,心叶已离秋,真是无可奈何“叶”落去。而茶花在一片萧瑟离叶之中归来,总是觉得那么似曾相识。我闻香识花开,独自徘徊在已是久远的香甜里。

江南是我国油茶的故乡,丘陵地,山坡上,密密匝匝地长满了绿油油的油茶林,小秋收刚采摘过油茶果不久,茶树就预备着她盛大的花开,蘸着皓月下的雨露,将阳光种在枝头,孕育出满树的花芽,不紧不慢地一页页的翻阅深秋,惊喜着一场场相逢,忧愁着一幕幕别离,将秋天的写在花蕾,记在了花心,当阳光绽开在枝头,洁白无瑕的花瓣里已读不出曾经的光阴故事,只有当初种下金色的阳光已长大成花蕊,一束又一束,花蕊深处一点点地酿着她的甜蜜。

小河边的水车吱吱地欢快地跑起来,一圈圈铁轮反复辗碎油茶籽的过往,热气腾腾的油榨坊,吆喝声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将丰收的梦挤压得愈发骨感,茶油的清香汨汨流淌,此时,山上茶林已是十里花香。

年少的我们,不知秋风里叶落唐诗,也不懂冬日下霞飞宋词,只在初冬的早上,踏着湿漉漉的落叶,披着暖洋洋的阳光,约上三五伙伴,结伴成群的蜜蜂,奔向油茶林。小心地看蜜蜂着陆在一朵花尔后又起飞向另一朵,不停地将花蜜塞进它的行囊。我们也赶紧折一根树下的绿箕,将绿箕芯拔出做成一根小吸管,学着蜜蜂,将绿箕管扎进花蕊深处,轻轻一吸,一股清甜立刻从舌尖沁入心脾,直到周身淌满甘甜。

油茶林没有叶落,只有花开的声音,静静地能听到甜蜜在花底流动。我们躺在木叶上,仰看暖阳下星星点点的茶花,有风路过,伸手接住舞动洁白的花瓣,掌心里留下那份久久的甜蜜。

有花一朵甜蜜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