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伴书山上

20岁,我们一无所有,最大的资本就是年轻,只要有梦想,随时都可以去努力实现,不怕失败之后的鼻青脸肿,第二天醒来后,继续无悔的撞上南墙。我常常对身旁感叹明天不知何往的朋友这样说到,然而往往说完这些意气风发的话后,自己也陷入了更深的迷惘。

那些表面坚强的人,往往心里更为脆弱,那些表面自信的人,实际上有时也会怯懦,只不过有时候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做。

上次参加完学校举办的一次演讲比赛进入决赛之后,有个朋友问我,吴晗,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啊?要是我,一定啥也说不出来,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啊?教给我好不好?

她一下给我出了三个难题,而我一个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首先我承认自己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很多时候只敢做自己认为有把握的事情,更多的,我简直不想触碰。如果说演讲进了决赛赢得了观众的掌声和评委的认可,那也没什么诀窍,我战战兢兢的站在台上给大家表演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演讲,而给我并没有给为我鼓掌的观众和为我打了高分的评委表演的,是在每个昏睡的早晨、懒懒的午后、夕阳厌倦的傍晚我一个人在空寂的伴书山上的呐喊,我能够带给大家的是台上硬着头皮的激情,但却没法带给大家的是上台前伴书山上的独角戏。

后来,演讲比赛在主持人的激情演说下推向了落幕,我持着第三名的证书和小礼物微笑着和评委老师还有所有参赛选手合影,第一名站在我的旁边,那是个看起来很瘦小的男生,他笑的很开心。在演讲开始之前我们曾互相为对方加油鼓劲,现在我们为对方的成功而祝福。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也问过他胆子为什么这么大这个问题,要是我以前也许会请教他成功的秘诀,但是现在我知道。

没有人能说第一名会比第三名更成功,他们的赛场是在台上慷慨激昂的一阵,而成功的路则是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某个伴书山上。越高大的人,头顶的烈日就越背负的多,只不过在他身后被他的影荫笼罩着的人不知道而已。

在伴书山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