呻吟语

《呻吟语》是明朝晚期著名思想家、哲学家吕坤所著的探讨的一部著作。内容包括存心、省察、安分、理欲、处人、识见、器量、敦伦等若干篇。这篇书评选取自己感受最深的一些内容,和大家分享。

1.喜来时一点检,怒来时一点检,怠惰时一点检,放肆时一点检。

这是在告诉我们欢喜的时候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愤怒的时候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心志松懈的时候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行为放肆的时候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2.世之人,闻称人之善,辄有妒心,闻称人之恶,辄有喜心,此天理忘而人欲肆者也。孔子之恶,恶称人之恶,孔子之乐,乐道人之善。

也许我们很多人都曾犯过这样的错误。听到称赞别人的优点,马上就产生嫉妒之心,听到谈论别人的缺点,马上就产生欣喜之心。

3.语云:纵欲忘身,忘之一字最宜体玩。昏不省记谓之忘,欲迷而不悟,情胜而不顾也。

常言说得好,放纵欲念,就会忘掉自身。这个“忘”字最值得体味。头脑昏乱,记不住自己的身份和义务,就是健忘,被欲望所迷惑而不能自拔,一味凭着自己的行事,别的一切道德约束就都��到脑后去了。

4.事必要其所终,虑必防其所至。

做事情一定要善始善终,考虑问题一定是估计到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5.不以外至者为荣辱,极有受用处,然须是里面分数足始得。

有的人淡然自处,不以功名利禄等身外之物的得失而感到荣耀或屈辱,做到这一点,能够使人的身心受益匪浅。不过一般人很难达到这种境界,必须是见识出众、修养深湛的人才能做得到。

6.责人要含蓄,忌太尽;要委婉,忌太直;要疑似,忌太真。令子弟受父兄之责,尚有所不堪,而况他人乎?孔子说: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此语不止全交,亦可养气。

责备别人的时候应当含蓄一些,不要把话说得太绝;要委婉一些,不要过于率直;要半真半假地说,不要过于严肃认真。当今社会,子弟对父兄的指责,尚且难以忍受,何况是对他人呢。孔子说:“诚心诚意地劝导他,他不听从,也就罢了。”这句话不仅可以维持朋友之间的,也可以培养人的宽容敦厚之气。

7.内心清静镇定,心中毫无杂念,神态怡然自得,人们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应该保持这种状态。

8.事到手且莫急,便要缓缓想;想得时切莫缓,便要急急行。

接受任务后先不要急着动手,先应当深思熟虑,周密计划;一旦考虑周到,胸有成竹,千万不要延误时机,应当雷厉风行地付诸实施。

9.沉静非缄默之谓也,意渊涵而态闲正,此谓真沉静,虽终日言语,或千军万马中相攻击,或稠人广众中应繁剧,不害其为沉静,神定故也。一有飞扬动扰之意,虽端坐终日,寂无一语,而色貌自浮,或意虽不飞扬动扰,而昏昏欲睡,皆不得谓沉静。

沉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并不是指的沉默不语,神情幽远而姿态安闲庄重,这才是真正的沉静,哪怕终日高谈阔论,或者在千军万马中冲锋陷阵,或者在大庭广众中应付各种繁忙的事务,仍然不失为沉静,这是因为此人内心深处是平静的。如果稍微出现放纵躁动的心思,那么虽然终日端然静坐,默不作声,可是神色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浮躁;或者神情虽然看不出放纵躁动,却精神萎靡,昏昏欲睡,都不能说是沉静。

10.心要实,又要虚。无物之谓虚,无妄之谓实。惟虚故实,惟实故虚。心要小,又要大。大其心能体天下之物,小其心不偾天下之事。

人心既要实在,又要空虚。对世间事物都不执著,就叫做空虚;没有一点邪妄的念头,就叫做实在。只有清虚空灵,才能诚实无欺;只有纯真无妄,才能虚己待人。人心既要谨小慎微,又要博大宽广。博大宽广才能包容天下万物,谨小慎微才不致于败坏天下之事。

11.果决人似忙,心中常有余闲;因循人似闲,心中常有余累。君子应事接物,常赢得心中有从容闲暇时便好,若应酬时劳扰,不应酬时牵挂,极是吃累底。

那些做事果断有主见的人,看似忙碌,其实心中常常十分轻松、;那些做事优柔寡断的人,看似清闲,其实心中一刻也不得轻松。君子处事待人,应当时常保持内心清净,从容不迫,要使头脑得到充分的休息,如果在应酬时忙个不停,事情过后还一直昼思夜想,放心不下,那样实在活得太累。

12.罗百家者,多浩瀚之词;工一家者,有独诣之语。学者欲以有限之目力,而欲竟其津涯;以卤莽之心思,而欲探其蕴奥,岂不难哉!故学贵有择。

涉猎百家的学说,可以学到丰富的知识;专攻一家的理论,可以获得独到的见解。学者想凭借有限的精力,读遍诸子百家的论著;怀着浮躁的心念,想要领会各家学说的精粹,岂不是太困难了。所以做学问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所取舍,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作为。

书中还有许多智慧,闲暇时候你可以拿来读一读。

呻吟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