谧静的黎明

谧静的黎明

湖北省枝江市桃林花卉苗圃/张祯群

一轮明月挂天空,一窗月光使我疯。黎明前夜思故乡,父母逝久葬坟冢。一朵祭花飘彩虹,一头跪地哀思涌。她的岁月灾难重,她的养恩铸心中。星星点灯照万空,母亲养育把歌颂。六年想念深情浓,窗前月光伴我梦。吾母为人作榜样,一生辛劳写真情。一日母亲行西路,满堂儿孙成泪人。再哭再悲叫不回,千行泪水化伤悲……

你的声音,你的笑声。你的容颜,你的脚步。你的教诲,你的诚实。你的俭朴,你的勤劳。至今在我脑海荡起,在头脑中闪烁,在我心中,是永恒地回想。

在湖北省枝江县青狮人民公社张家湾大队有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她名叫杨学秀,她是世界上最勤劳的一个女人,她是世界上最善良一个女人。

她是我的启蒙老师,她是我一生的榜样,她是我中一面旗帜。是我一生一世不能忘掉的回忆!

年关岁末。日落西山,谧静的黎明。那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五点,她悄悄离开人间。享年八十九岁。她带着慈祥的笑容,她带着艰难的岁月,她带着辛酸的泪水,她带着的渴望。离开她养育的土壤,离开她亲手栽培的“树苗”,离开她所有亲朋好友。与世长辞。在此,对她的怀念,是我终生流不尽的眼泪……

冬天,那是一九七五时期。是人民公社大生产时期,是集体劳动以工分制时期,也是以工分养家糊口的时期。公社贫困,大队贫困,家庭贫困。我们一家老少,都是靠她支撑,日夜操劳。白天在生产队挣工分,晚上收工,偷闲误休,种自留地。栽白菜,种萝卜。捡鸡粪,寻猪草。撮苦菜,砍茅草。烧火土,扎把子……渡过了那最困难的时期。

曾记得:一天晚上,北风呼萧。大松林的枝牙啦起了长长的萧瑟声,只听到忽忽悠悠的“歌声”。她就对我说,“四儿,明天清晨五点,我上曹家湾耙松毛。把你反锁在家,睡好觉,等天亮了,自己添饭吃,然后,把羊儿牵出去拴好。就上学去。”中午放学,看见道场一大担松毛巍然伫立在那里。

曾记得:有一年立秋八月,几乎两个月阴雨天。阴雨连绵。家中柴禾准备不够充足。一天早晨,你在厨房烧饭,我还在睡早床,湿柴捉进灶,浓烟滚滚冒,加上土灶无烟囱,满屋全是烟,钻墙缝,飘瓦空。我悟着鼻子,蒙着被子,继续睡觉。但只听见你熏得直咳呛,打愤涕。至今难忘。

曾记得:有一年夏天,一天下着蒙蒙细雨,天刚蒙蒙亮。家中喂养一条大水牯牛,在夜里把鼻拉穿,僵绳缒断,不知何时,逃窜夭夭。

凌晨,你去牛栏牵牛放,不见水牛。为了不让牛贱踏庄稼,为了不让牛啃吃园田。你二话没说,头戴斗笠,身穿蓑衣,卷起裤腿,一双赤脚。右手拿着电筒,左手拿着僵绳,奔向那黎明前的黑夜……

曾记得:在农业学大寨的年代时期,大兴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你总是一马当先,战斗在工地一线。鸡叫两遍,谧静的黎明,提马灯,打火把。披星星,戴月亮。走泥路,陷泥潭。挖土方,推独车。挑石头,爬上坡。撮泥砂,扛水泥。收工三担土,土方完成决不误。夜里去,夜里来。风雨无阻,不屈不挠的精神,叫我怎能忘!

曾记得:你参加过谣华公社“红渠旗”深挖方工程,你参加过青师横店灭螺治港工程,你参加过鲁港水库扩建工程,你参加过玛瑙河河堤加固工程……在施工中,受过伤,流过血,伤过腿,压过脚。一幕幕,一场场,一回回,一次次。虽然你身体瘦小,但你的高大形象却永远烙印在我心中!

岁月似水,光阴似箭。转眼间,她的逝世已经快六年了。每当我一觉醒来,谧静的黎明,时刻想念:她的教诲“勤俭节约,勤俭持家。”她的教导“精打细算,细水长流。”她的“努力把自己工作做好。”一段段的回想,一件件的回顾,一次次幼稚。叫我懵懂,叫我心痛,叫我难忘。

她的为人其善良,为人其乐观,为人其朴素,为人其勤劳。是我学习的典范,是我学习的导向,是我学习的榜样!

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是世界上最苦难的女人,她是枝江县张家湾村最平凡女人,她是我心中最伟大的女人。每当我听到她名字的时候,心中有数不清的回忆,有讲不完的,有流不完的眼泪,深深地怀念。她就是我最敬爱的母亲!她是我最亲爱的妈妈!!

2016年深冬于枝江城区 (原创作品 谢谢转载)

谧静的黎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