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

不远处,一阵似迷雾的东西:黑色的,压抑的,翻滚着,咆哮着。像是男人的怀抱,又像是女人的叹息,夹杂着一双巨眼,张开双臂,迎面扑来。

我站在阳光里,没有感觉到太阳的存在。我被淹没在雾里,辨不清东西。我没有呼救,没有害怕,我静静的站着,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也许,这一刻,是我用了毕生的时间做的最后的等待。假如我相信命运,我也宁愿,被他吞噬。

被吞噬的感觉应该是痛快的,甚至是绝美的。瞬间,自己被撕开,那奔腾了千万年的溶岩终于找到了迸发的出口,释放的快感是等待了万年也不会觉得遗憾的瞬间。

又如黑夜中的一道闪电,只一眼,我看清了一颗树,一间房子,一座山,一架桥,一个幽灵,一个人,也看清了自己站着的地点。

我不想离开,也不想寻找中的自己。我喜欢这种感觉,我需要这种感觉,我要融进去,我希望一种魔力吸我而去,我要洗涤。

我站在街边,只看见来来往往的车灯闪现,我的视野里,没有人的存在。好像此生唯有此刻我没有觉得孤单,也唯有此刻我感觉到了真实的存在。

此刻,我的心跳极度平稳,血液正常循环,呼吸舒缓均匀,身体的每一部分都配合的恰到好处,一切以完美的状态展现在这一瞬间。

难道,这不是对吞噬最有力的反抗吗?难道几十年的塑造会因吞噬而倒塌吗?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虽然我一直期待一种改变,但不是今天。

其实,我也知道,这迷,是笼罩了心头多年的魔障,是困绕了心头阴重的雾霾。也许,在别人认为的现实里,活着远古的入不了世的自己。

难道,存在在自己心中那美丽的世界只不过是别人眼晴里那离奇的一瞥而己。

我想,不管别人怎样看待,甚至不管你怎样认为,我依旧陶醉,依旧迷恋我心中的世界,我不想走出来,我又何必走出来,现实远不如虚幻让我着迷。

我只想让自己的眼睛看见纯粹的东西:纯粹的善,纯粹的恶,纯粹的黑,纯粹的白,纯粹的自己。

此刻,用迷雾装扮了自己的幽灵,你是否已对我这僵化之驱失了兴趣。那请退了你的包装,让我看看你真实的面孔,让我依偎在你的胸前,伴着你的心跳,沉浸在你深深的眼睛里。

此刻,我的心里盛开了一朵莲花,耳畔佛在低语:让自己改变的,是这一朵花开的时间。眼前浮现的是青蛇与法海争那灵芝时的赌言,而我一直喜欢青蛇初为人的自语:人的眼泪是咸的。

今天,让我感动的依旧是心中那最深深的慈悲,听一曲禅音,心花盛开。

放眼远着:又是一季美丽人间。

吞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