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向这夜空取暖

今夕何年?坐在单人包间里我伸了伸懒腰,又瘫坐在柔软的沙发座椅上。

这是一个暴雨天气,很多热闹的 地方都冷请下来,不过这一规矩可不是网吧要遵守的。要不是提前来了三个小时单人包间铁定要易主了。对着红绿交替的屏幕,突然心口作痛,一种不可遏制的烦躁,突然间感觉自己成功了,可是开心不起来,一张通知书拿在手里呆望着页面最上角的空缺,我再也玩不起,我已经省去了,我只是残存着,苟且偷生。

我成功成为了同学眼中泡吧、停驻于各色夜店,蜷卧在大小宾馆的浪子,身边形形色色的女生陪伴左右,可我群留不住和放不下内心深爱的那个女孩。活在就睡泡沫里的我,算不算活着?

怔怔望着座位旁边的黑色双肩包,搭配一袭黑衫、黑衣、黑色的休闲裤,勾描出的色彩也正如这夜空,漆黑如墨。别人说我洒脱,也许只是因为我擅长负重,背包放下了,一切也都放下了。可真当背包放下了,我才发现,双肩轻松了,可我的心还是满满的堵着,仿佛注入了水银,沉甸甸的压着胸口,很疼很疼。

努力伸出手,关掉电脑,点上一根香烟,背着包走出包间,深夜准确的说是凌晨,三点钟的仙境湖畔的大道上,大雨洗礼后的路面上零散的几个人走在彼此不相交的行间上,没有以往热闹的交谈声,有的只是�O�O�@�@的虫鸣和南财学校门口来往车辆的汽笛声。沉闷的气氛在暗黄的路灯照耀下映入心田。

我是这座繁华都市的一个普通不能在普通的过客,也只是这条热闹街道上的一个形只影单的路人,更只是那所学校里的一个ID代号,仅此而已,我曾来过,可痕迹终将会被后面来来去去的人用他们的足迹磨平。

慢慢走着,车辆渐多,突然一个呼声拉回我的思绪,一个中年男子开着出租车,对着我的一脸笑容难掩铝土崩博得劳累,我犹豫了一下,何去何从?宿舍终不是我的归宿,即使远比这半夜刺骨的冷温暖的多,可它却只会堆积我的郁结。一面现实,一面编制的梦幻,我不需要作出选择,因为这样的答案早已给出。

远处的人,他们看我,或者不看我,亦或是老远地看着我,他们的眼神中或不解,或好奇,或掩饰,或冷漠,这些和我这个罪魁祸首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擦着身子走过的一对青年情侣,女生刻意非刻意的咳嗽,脚下加速的逃离,可这鄙夷,我并不在乎。在这孤单的夜晚,我只向着夜空取三千一瓢的温暖,无关乎别人的光与热。

今夜,没有皎月,没有启明星的陪伴,我向这长空取暖。

今夜,我向这夜空取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