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谁曾细数星成对,谁把诺言烧成灰�u��⌒

谁曾细数星成对,谁把诺言烧成灰?残烛倦,晚风凉,天上人间,何处话凄凉。一行珠泪缓缓坠,雁自南飞今未归。

——题记

凝眸的瞬间,我只是静静看着你的眉眼,不语不言。如果等待已经千年,为何今生我仍不是你的永远?我在你怜惜的目光里读出了心酸,两条无法交集的平行线,只是时空交错的擦肩,一瞬的凝眸,已经是上天的垂怜。梦醒时分最凄凉,任凭怎样的呐喊,依然无法撕裂沉寂的空间。月亮化作做了一只船,你在银河的彼岸,用什么做浆才可以划到你的身边。不为停泊,只是想问你,是不是也想我是你的沧海桑田,然后转身给爱嵌上句点。从此诀别,定格成为永远。

我会继续漂泊,终生不再为谁沦陷。爱上你,不经意就许下了诺言,掌中笔只为一人落墨,青丝三千从此不剪。以为天涯亦是咫尺,就这样红尘的两端,我在你心上,就是我要的缠绵。你能陪我多久,我用秒计算时间,只是怕错过了你能给我的滴滴点点。老天开了个玩笑,我却中枪倒在了血泊里面,就连痛也必须学会遮掩。

红尘寂寥,我在千里之外为你祈祷,惟愿平安就好。如果我是一朵夕颜花,只能绽放一秒,那你路过刚刚好。突然,很想你,想你的点点滴滴,陪我的每一分,每一秒。孤单的日子,谁是你温暖的药。风起的时候,你是否也会想我陪你天涯海角。当风舞动沙尘漫天,迷了眼眸,泪合着雨一起滑落,我有多不舍你一个人飘摇。陌上花开千万朵,今生只为你一人笑。离开你的怀抱,在阳光下我依然跌入冰窖。

阡陌纵横的古道,谁会陪我一起跃马扬鞭,轻歌小调。不要让我等你,等到形如枯槁,玉殒香消。情是毒药,可是却心甘情愿喝掉,然后蚀骨的疼着。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就这样孤独中煎熬。我在天空看着云卷云舒,你在红尘追逐你的。一抬头看见我的无助,一滴泪砸进你眼里的孤独,就这样,在你心里,写了一卷诗书,记下了爱的失误。每一个日出,都会望向你在的方向,然后心底有了温度。

每一次月落,都会祈祷你幸福,那是我能给你的全部。如果姻缘,是上天安排的一个曲目,那我也穿好了戏服,涂抹了油彩为你而舞。红尘中止步,风华绝代是我的专属。你走你的路,不要回头看我是否会哭。红尘的两端,注定你不能为我去赌,而我爱你已经义无反顾,没了退路。那朱砂耀眼的红着,是爱的音符,若有一天褪色,一定是雨蝶不在飞舞,回到了轮回里给你,承诺的祝福。

谁把流年偷换,谁在雨中跳舞,若相遇本就是个错误,为何还要默默付出?谁拿半生做了一次豪赌,输掉了残存的热度!如果可以追逐风的脚步,问自己会不会认输。如果心碎一次,就再也无法缝补,还会不会绝了红尘的姑苏!或许陌上花开本就是虚无,哪有千与千寻的归路,笑与哭不过是一次笔误。镌刻在心底最深处,任凭岁月侵蚀,不曾模糊…谁的指尖,还在弹拨无助,谁的心底,依然写着孤独。

朝朝暮暮,是谁的义无反顾。爱的痛楚,是谁在雨中独舞。如果命中注定,一个人走到陌路,那转角处遗落的是谁的幸福!擦肩而过依然残留着酒醉后的温度。天黑了,我没有哭,只是看着月圆月缺的归宿。谁在清风里唱着那首歌,思念都是你。为何舍得让我如此无助,一个人的夜,心底泛起阵阵的酸楚。

是什么挡住了你的眼眸,不再心疼我的苦,从此天涯陌路。别再用夜幕,遮掩忧伤的舞步。如果月亮能够诉说,一定是缠绵的雨在哭。也许太无力闪躲,盈缺之间不断的抉择,一点点遗失了自我,忘记了想要的。梦中花被薄凉溺死,华丽的外表掩饰着落寞,怀中抱紧潦草和凌乱。一滴泪在眼中滑落,太阳一晒,燃烧成了火焰。炫丽的花儿一朵,只是有些孤独,有些无助……

宁愿舍弃一世的韶华,豪赌今生瞬间的云开月朗。此生惟愿云淡风轻,尘心不染。梦中的菩提花,掌心的苦涩茶,和着泪一起吞下。还有多久这条路才可以走完,还要多少久心才会停止颤抖。还要多久刺心的痛,血才不再流。我从不敢奢望幸福会招手,只想此生不要一个人走。寂寞,在雨后长出了叶子,它会不会开出孤傲的花来。

细数过,多少前尘过往,朱砂已经褪色,沾染了俗世的彷徨。圆月朗,缀星光。夜静谧,溪水微微凉。执笔狂书一纸思念长,墨痕浸透素笺殇。琵琶语,梨花泪,把盏聊做两双我,柔指弄弦弦染泪。胭脂香味,只能爱不能给。西楼敛尽月清辉,青衣独舞红颜泪。心若无尘,清风不扰。

捡拾起一些丢掉了很久的信仰,也许会把前方的黑暗点亮。遗忘掉一些痛苦的过往,也许心底的念想一点点会变凉。雨丝零落,很是清冷。心静的跟入定了一般,任由外界如何喧嚣,依然可以红尘之外,看世态炎凉。眸中一蓑烟雨,心自飘零。花开花落云天外,墨落红尘谁逍遥。暗香浮动柳垂首,碧草依依雨添愁。( )

文字:飘零 :2284736711

�u��⌒谁曾细数星成对,谁把诺言烧成灰�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