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牢笼,便会束缚住手脚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读者杂志:心灵有了自由,我们的就会更加轻松愉悦,的追求就会更加高远、明艳,生命的栖息就有一种内在的从容与优雅。

人生本来就没有固定的模式,我们没有必要用某种模式来束缚自己,也没有必要用什么清规戒律来限定自己。只要我们不给自己设限,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能限制得了我们的心灵自由;只要我们自己不束缚自己,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能挡得住我们奋力向前的脚步。

然而,现实生活中,却有不少人有意无意地给自己编织了人为的桎梏。这桎梏囚禁的是心灵的自由,囚禁的是人生的理想和希望。心中有牢笼,便会限制潜能的发挥,便会束缚自己的手脚。手脚被捆绑,当然会裹足不前,无法走出当下,更无法走向未来。

有位哲人说过:“一个人,一个民族,他所信仰的不应该是束缚自己手脚的桎梏,更不应该是绞杀自己的绳索,而应当是一面催你挺进、催你跋涉、催你奋斗的旗帜!”

人生中所遇到的一些限制和障碍,其实有的就是自己造成的。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莫名的桎梏。来自心灵的羁绊往往要比现实生活中的困难更可怕,更难以突破。不要再禁闭自己的心灵了,解除心灵的桎梏吧,让自己尽情地去享受那份轻松和自在!

我小时候在农村,经常看见牛被拴在树上,因为绳子的束缚,它只得绕着树团团转,没法吃到旁边的青草。有时候,人们也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给自己的心加上一根无形的绳子,使之没法远走。只有摆脱心灵的束缚,才能让生命自由漫步。

《装在套子里的人》是一篇,相信很多人都读过,尤其是的主角──别里科夫,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别里科夫有着令人不可思议的古怪行为。无论什么天气,他出门时总是套着雨靴,带着雨伞,穿着厚厚的棉大衣;生活中,他总要给自己安上一个精神外壳,以免承受各种外在的伤害;他像害怕瘟疫一样害怕一切新事物,害怕一切陌生的东西。别里科夫那句“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响彻他的一生,成了他回避现实的口头禅。这一套子牢牢地禁锢着他,一直到死也没能得到解脱。

其实,别里科夫在封闭自己的同时,也把美好和挡在了门外;他既束缚了自己的自由,也扼杀了人生的希望与追求。

自我封闭的人,就像契诃夫笔下的别里科夫一样,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因循守旧、畏首畏尾,使自己陷入无边的孤苦之中,将生活变成一滩没有生机的死水。

世界上最难攻破的不是坚固的城堡,而是人们自己为自己编织的心理牢笼。很多时候,阻挡人们前进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不要渴望别人的救赎了,桎梏既然是自己扣上的,也就只有自己才能打开。

卢梭说:“人人生而自由,但又在无所不在的枷锁之中。”有时候,人们会有一种本能的防范心理,总是习惯于给自己设立一道心灵枷锁,将自己限制在里面。封闭了自己,不必与别人接触,表面看是安全了,但实际上却是阻断了与外界的沟通和联系,让自己处于一种孤苦无助的困难境地。我们只有跳出自我封闭的羁绊,打破人为束缚的枷锁,才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更加广阔的生存空间。

其实,许多人的悲哀不在于他们的运气如何不好、人生如何无奈,而在于他们总爱给自己设定许多条条框框,这些条条框框限制了他们的人身自由,阻挡了他们前行的脚步。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个富含的:说的是一位年轻人因为被人陷害,在监狱里无端坐了10年牢。后来,虽然沉冤昭雪,可出狱以后,他一直没能放下心中的怨恨。他常说,那个陷害我的家伙,即使将他千刀万剐,也难解我的心头之恨!他在风烛残年、卧床不起之时,仍然为此事愤愤不平。弥留之际,牧师来到他的床边说:“可怜的人啊,就在去天堂之前,请忏悔你在人世间的罪恶吧!”牧师的话音刚落,他就竭力声辩,“我没有什么可忏悔的,我需要的是诅咒,诅咒那个害了我一辈子的家伙!”

牧师问:“你因受冤屈在监狱待了多少年?离开监狱后又生活了多少年?”他可怜兮兮地答道:“我在监狱里受了10年的苦,出来后又受了整整40年的精神折磨。”牧师长叹了一口气说:“你含冤入狱是值得同情的,而当你走出监牢本应获得自由的时候,却用心底里的仇恨继续囚禁了自己,直到这最后一刻,你真是世上最不幸的人啊!”

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人总是热衷于唠叨自己的坎坷往事,总是热衷于抱怨世间的不公和生活的苦难。殊不知,这恰恰是在自己给自己编织心理牢笼,最终被囚禁的是自己一生的幸福和。

在纷繁的人世之中,生命随时都有可能受到各种无形桎梏的束缚。解除生命中的束缚,才能最大限度地获得心灵上的自由。心灵自由了,逆境里,我们就不会被悲观和绝望的情绪所控制;心灵解放了,磨难中,我们就不会熄灭心中的希望和梦想。

心灵的自由比什么都重要。心灵有了自由,我们的生活就会更加轻松愉悦,人生的追求就会更加高远、明艳,生命的栖息就有一种内在的从容与优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