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铁军(三)

第三章 鸡逛打烂了蛋

方才那队人马,正是山下的侦察小分队。他们已经离开本部好多天了,每到一个地方,就拿出身上的地图进行修正和补充。这份给各作战部队使用的是多年前绘制的地图,本来标注不够准确,加上时间更迭,出入很大,他们这次实地勘察,认真做校正,还摸到一些中国军的布防调控等情况,确实收获不小。山下不像大多数日本男人个子矮小,他比常人高出一个头,长脸,颧骨突出,眼眶深陷,让人觉得冷酷深沉、居心叵测。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在中国的东北他们所谓的满洲国呆了五年,和那些抗日力量较斗,常常漫山遍野地追赶诛戮,以消灭对手为快感。当他们找不到抗日分子,或者吃了败仗后,就拿普通老百姓出气,奸淫掠杀,无恶不作,山下手上沾满了不知多少中国人的血。

这次,山下倒是挺老实的,向百姓问路客客气气,买东西付钱,好像洗心革面脱胎换骨了一样。不过只是在来的路上,他们回去后就不规矩了,豺狼本性暴露无遗了,这是后话。

山下好不容易谨小慎微一回,他对自己这趟行动非常满意,打算再忍耐几天,翻过这座山,然后从另一条路回去后,等军部新的命令下达后,他就又可以带着自己的人马再施淫威了。山下想不到这宁静的时候正蕴藏着悄然而至的危险。

山下的亲信西村少佐是个亮蛋,头上无毛,蛋子里却装满了坏水,精到可以捉鬼卖。西村在和直属营的队伍错开后,小声地问山下说:“大佐,你不觉得刚才气氛有些诡秘吗?”

山下对遇见的中国军队也有点惊讶,那里只有一个穿中央军服装的,其他的人,清一色的灰军装,每人身上一个背包,枪横在背包上面,粮袋斜在身侧,走路脚跟脚的,一点都不含糊。山下心想:这支部队武装齐备、军容整肃,和以往见过的支那部队完全不同,看样子是中国军的劲旅。

山下问:“我们碰到过支那军有好几次了,每次都平安无事,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西村回答说:“刚才那个穿中央军上尉服的军官,好像故意地看了我们几眼。”

山下说:“我们的人有什么破绽吗?”

西村说:“应该没有。但那名军官在你脸上停顿了约有两秒钟。”

山下问:“你确定有这回事?”

“确定。”

“就这样个蠢货,能窥探出我们的行踪?”

“倒不一定。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大佐。”

“哼——传令,让大家提高警惕,保持备战状态。”

“是。”

这才过了不几分钟,山下就脸色突变,对手下们大声下令:“快,快上山,支那军来啦!”因为他那双比狼狗还灵敏的耳朵已经听到了远处嘈杂的脚步声。

直属营补充了约摸近半数的新兵,大部分在三连,所以,娄营长安排老成持重经验丰富的老秦做连长。秦连长老远地看见山下等人往山上撤,便迅速从腰间拨出枪,打开保险,说:“副营长,我带领一部分人朝山上堵,你和其他弟兄顺路追,我们给小鬼子点厉害尝尝。”

刘文化说:“好,动作要快,可别把敌人放跑了!”

双方接上火,山下一伙人边打边撤,三连的人则穷追烂打。五蛮狠命地跑,想着距离近些,打死一个日本人,自己就荣光了,长官兵儿看得起。他当然不知道一个毫无经验的新兵蛋子,这简直是做梦讨媳妇不现实的事儿,早有好多人冲在他前头。冷不丁的,前头一个弟兄被对方射中跌地下,五蛮停不下来,跑到跟前差点绊倒,他趔趄一下,喘着粗气继续向前猛冲。

日军小分队退到一处缓坡的高地,凭借着几块巨石的掩护向外发射。三连的被阻挡在下方,不便隐避,老秦叫大家爬在坡地向上射击。对方好像是要节约子弹,你不探头,他没动静,只要这边露出点影子,一棱子就射过来,三连的很多人胡乱打枪,根本没个方向,所以枪声噼哩叭啦响不停,实际上没什么威力。特别是那些新兵,稀稀朗朗地趴在雪地上,有的在老兵身后上百米以外,像吃药晕死的苍蝇群儿。熊五蛮脚痛手酸,才想起小时候老爹教育的“干活要悠着点,太猛伤人没后劲”,这不,枪都拿不稳脱手了。

娄开顺跌跌滚滚地赶过来了,他看到熊五蛮枪摔在一边,人不敢立起身子,却用脚试着勾它,便骂声胆小鬼,捡起扔过去。娄开顺蹭到刘文化身边,呸吐了一口雪,喘着说:“奶奶的,这伙鬼子胆儿够大,十几个人,竟敢闯进我们的地盘来啦,看老子咋个收拾你们。”

刘文化说:“不光胆子大,素质更是一流,打了这长时间,连个受伤的都没有。”

娄开顺观察上面的敌人,冲锋枪哒哒响个不停,但不是每个人都疯狂地乱打乱射,而是交叉火力,压制山下,这样不仅让对方难以进攻,还可以给自己缓冲余地,以利寻找机会逆转形势。一般来说,当敌人势力远大过自己,冲动的人会勃然大怒跳出来和对方拼命,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冷静的人会审时度时想办法脱身,愚蠢的人则做困兽之斗。

娄开顺抬了抬帽沿思忖,这伙人有点邪乎,他们个个端着冲锋枪,枪身锃亮发光,子弹声音响得那么脆,好像国军没那么优良的武器。当两军相遇时,看他们穿着国军服,身上插满了弹夹,好像随时准备战斗似的,这在非作战区域,是有点怪。他娘的,难道是乔装的鬼子渗透进来了吗?滇军出山,按统率部的要求,目前是集结整训。直属营若真碰上鬼子,倒是个好彩头,自己和弟兄们都还没见过东洋人,据说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他们到底妖魔在哪儿,是眼睛喷蓝光?还是嘴里钉钢牙?或是屁股上翘着尾巴?不管你如何凶残,我要像钟馗捉鬼一样把你们收了。

娄开顺对兄弟们喊叫道:“停止射击!”

日军小分队和直属营的人相距约有三四百米对峙着,山下发觉中国军呈弧线形匍匐着,暂时攻不上来,枪声响了一会儿后,突然又停下来了。

只是很短暂的寂静,山下却感到冷汗透到脊梁骨上。他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个个都强悍精干,拼刺刀一个可以挑中国普通兵三四个,冲锋更没问题,而且在任何情况下也没有任何人会退却,只是己方的子弹有限,要打到弹尽粮绝便是走死路。

山下发现左侧的山坡上正有上百名的中国士兵吼叫着朝这边赶来,时间拖长了非常不利。而对面山上的敌人,因为积雪浅的缘故,速度非常快,对方用不上几十分钟,就会形成严密的包围,让他们无可遁逃。当下他们近前面对的中国军有百十号人,在雪地上展开后就稀稀朗朗的了。

山下思忖着应该怎么办,身边的西村摘下帽子攥在手上,这是他冲动时的表现。西村说:“大佐,这股支那军凭着人多,打算包围我们。不如选择适当的缺口突击,一口气冲出去。”

“冲?对方这么多人,硬冲还不是出去送死!”

西村说:“要不这样,留我几个人拖住敌人,你先想办法撤离。”

山下漫不经心地说:“别急,看看形势再说。”

西村十分担心:“可是,这样待着,形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妙呀。”

山下道:“别慌张,支那军见过的多了,奈何不了我们。”

娄开顺扯开嗓门朝上头大喊:“喂——,上面的人,你们是哪部分的?”

回答他的是一串哒哒响的子弹。山下才不想和你��嗦,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会摆开那么大的阵仗招呼我们?

娄开顺占着自己人多势众,对方处于劣势,要好好地显摆一下,说:“上面的人听着,我们是中国国民革命军60军滇军直属营,我是营长娄开顺,如果你们真是国军,就赶紧报上名号,大家赶紧住手,不要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伤到自家人。如果你们是狗日的东洋鬼子,就乖乖地放下武器投降,我以我堂堂中国军人的人格保证,我们优待俘虏,不打不骂,供吃供喝,你们要是想在中国定居,还可以找个漂亮的中国姑娘过好日子。如果你们不听劝告,负隅顽抗,你们也看到了,我这儿是可是囫囵一个整编营,人数是你们的几十倍,武器更是了得,长枪短枪小炮啥家伙都有,到时候随便来一下子,你们就个个成筛子瘸子,死无葬身之地。惨戚乎?悲怜也!”

刘文化气不打一处来,对方就那么几个人,赶紧地组织进攻,三两下解决,别让人家有喘息机会。娄营长反而慢条斯理,惨乎怜也的摆谱,简直屎克郎架眼镜冒充地理先生,唱的到底是哪一出啊?

双方的枪械早变哑巴了,上面的人如同全死了一般,没有谁发出点回应。娄开顺不厌其烦,又喊叫道:“哦,我明白啦,你们真是日本小鬼啊?那自然听不懂老子说的中国话,好好,这样,我来和你们搞哑语。”说着就站起身子,胡乱地比划,“这个——我,这个你们,我们是可以谈谈的——”

刘文化吓得赶紧拽拉他,说:“娄营长,你不要命啦,这样暴露在敌人枪口下。”

“别扯扯,我相信大家都是文明人,不会那么粗鲁的。”娄营长嘴里还不停地叨叨,“干啥呀你们?喂,上面谁是领头的,我这么热情,怎么也不搭个腔,太没礼貌了嘛。”

这会儿,山下才打量起娄开顺来。只见他年纪三十五六,个子一米七左右,窄脸膛黑里发亮,一身整齐的灰色制服,下面缠裹�腿,腰间束根皮带,左手叉腰,右手提枪,说话声音底气十足,心上暗暗称赞:好一副傲骨英气,和他过上几招,倒真值得。

上头十几条枪瞄准不远处的娄开顺,西村恶狠狠地说:“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嘛,让我一枪结果了他,看他还怎么说话!”

山下做了个阻止的动作,说:“西村君,别这样。听说过猫玩老鼠的游戏吗?他这是要讨点乐子呢,既要消灭我们,又得到感官的满足,我们可千万别上当。”

“那……我们怎么办?”

“寻找法子脱身。”

在刘文化和另外一个士兵的摁拽下,娄开顺才卧倒雪地上面,他瞧着上面没动静,更大声音地说:“怎么,害怕了吗?你们不是声称战无不胜吗?怎么就吓坏了,就这样当缩头乌龟啦?太娘们了吧!哈哈哈哈——”

山下终于开口,说:“娄营长,别废话啦!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等你的包围圈合拢了,我们就成瓮中之鳖,你爱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啦,我才不吃这亏呢。”

娄开顺有点得意忘形,指手画脚地说:“看样子,你是个聪明人嘛,这样的人我看得起。哎呀,今天要是杀了你,我还真有点可惜。唔——这样吧,请报上你的名号,等你死了之后,我会好好安葬,并给你立上石碑,刻上铭志。”

“哈哈。娄营长,你也高兴得太早了,要想拿走我的性命可不那么容易。”山下说,“娄营长,我佩服你的胆识,感谢你的情谊。不过,我不想和你玩啦,在走之前可以告诉你,敝人是大日本皇军第十师团山下一郎大佐,我相信我俩是有缘之人,还会再见面的——”

说话间,日方射出密集的子弹,接着一个个手雷像松果一样地扔出,轰响阵阵,浓烟卷起,雪粒飞溅,像是朵朵妖魔般的黑白绵团,旋转四散,让人眼花缭乱。中国兵士们慌忙躲避。

山下大佐早已观察到身后十几米外是一个斜长的陡崖,深度好几百米,在浅低沟洼处,厚厚的积雪一直延伸到了山脚。日军小分队不费吹灰之力,眨眼功夫就连跳带滑地滚到下面,来个脚底板抹油——溜了。

娄开顺冲向山顶,望着远去的日军小分队,气得咬牙切齿。孙宾其说:“神抖嘛,鸡逛把蛋打烂啦!”

孙宾其是说娄开顺刚才不直接攻击在那里对话,把娄开顺�}的,他吼叫道:“一排的,跟我走!”

刘文化赶紧拉住他,说:“营长,穷寇莫追,算啦。”

娄开顺直吹胡子:“莫追?一营人动不了几个小贼根毫毛,这事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我肩膀上拉风炉——恼(脑)火,咽气不下,一定要追,你带大队人马慢慢挪吧。”

刘文化知道拗不过他,看看一连人全到跟前了,说:“这伙鬼子不一般,让一连整连的去,要不然难以应付。”

娄开顺于是领头沿山洼下滑,后边的人紧紧跟上,朝鬼子逃遁的方向狂追而去。

热血铁军(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