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读者杂志:这才知道,秋,原来已在昨晚熟睡的睡梦中悄悄地溜走了罢,不必惋惜,因为它年年都会来赴这场宴会!

我爱秋天,爱它那缤纷的色彩,稻谷金黄,鼓胀的稻穗笑弯了腰,早秋的五点还是漆黑一片,只有星星闪耀空中农人们挽着裤腿,腰间插着镰刀,头戴探照灯,径直朝着稻田走去,稻田吸饱了湿露,弥漫着稻谷熟透的清香,农人们低头割着一捆又一捆的稻穗,只有那割,稻的声音如跳跃的音符荡漾于田间地头割啊割,仿佛不知疲倦一般,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农人们这才直起腰杆歇了歇,原来已经割了半块田了!

万物在天亮那一刻,仿佛都欣欣然睁开了眼,—切丰收之物,仿佛都在迫不及待地等待农人们收入囊中。稻谷机轰隆隆地响起,颗颗金黄的稻粒在机械,刀片的翻转下脱落下来,一筐又一筐的稻谷被运回家中,被翻晒在院子,里的湿稻谷在光照下泛着闪闪的亮光。

我爱秋天,爱它那凉爽而又神奇的秋风,每当秋风掠过发梢,掠过每一寸肌肤时,都使我仿佛沐浴其中,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也都沐浴其中秋天最像泼墨师,看,秋风掠过的枫林,红得醉人秋风掠过的瓜果,橙黄得迷人,金黄得喜悦,秋风掠过的草木,都穿上了盛装,普天同庆一般。

我爱秋天,爱头顶飞过的一群大雁,成群结队地欢唱着歌儿踏上归飞的征程爱清晨晶莹的秋露,总是调皮地从草叶上滑下,从草尖滴落,总是包裹着香透的瓜果,在秋阳下眨看眼睛爱枝头缀满的金桂,在湿露中锁住持久芬芳爱它的秋初到秋末直至寒冬来临前,打开门,奔家门,田间地头都披了一层白霜哦,这才知道,秋,原来已在昨晚熟睡的睡梦中悄悄地溜走了罢,不必惋惜,因为它年年都会来赴这场宴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