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

我是一个依赖习惯的人,一旦习惯了一种模式 ,便不想去改变,也不想被打扰。 倘若 它被扰乱了,就会让我产生很强的厌恶感和烦躁感,这种情绪通常会持续很多天。直到我又重新习惯了新的生活。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开学综合症和放假综合症 前者是害怕回学校,后者是害怕离开学校。 我并不觉得这种心理是不正常的,正相反,我觉得这很正常,改变都是痛苦的。 回望历朝历代,每一个朝代更替和改革变新无不是伴随着巨大的痛苦,这种痛苦犹如扒皮拆骨,把人连同骨头搓碎,再捏成一个想要的模样,这种痛苦没几个人能受的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拼死维护那些明知是腐烂至透的朝政,那种经过长年累月长成的扭曲,却要一朝掰正,难度可想而知。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骂骂杨永信! 杨永信是谁?一个衣冠禽兽,一个笑里藏刀的变态!一个用电击强迫青少年戒网瘾的恶魔。 刚看到这个新闻时,我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二十一世纪,这个法制观念健全的年代,竟还有人能光明正大的对青少年实行囚禁和虐待。 改变习惯无疑是痛苦的,但也仅是精神上的痛苦,而杨永信这把这份痛苦实质化,用肉体的疼痛来威胁青年人把各种瘾戒掉,把人电得口吐白沫不敢反抗,甚至可以说把人的一部分灵魂都给电没了! 瘾是什么?是习惯的升级版,一个更难改变的习惯,如果改习惯是痛苦的,那么戒瘾便是血淋淋的,这不是青少年该做的事(毒瘾除外)。 这让我想起一种治疗青春痘的方法,那便是把青春痘连同血肉一起挖起来,这确实是个快而有效的方法呢,青春痘是没了,但那些伤疤却要跟随那些青少年一辈子! 青年的我们拥有无限种可能,谁能肯定现在被否认的坏习惯以后就不会有质变的发展(毒瘾除外)? 就比如如今有一批网瘾少年,现在依然靠着他们的“瘾”让自己,让中国站在了世界的舞台,他们是电竞英雄。 熬夜是个坏习惯吧,但同时也是作家和设计师灵感的温床。 青年的我们拥有无限种可能,不该被扼杀,不该被折磨。 青年该做的是探索,改变是成人做的事。

习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