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离校

一自学校离别后,汗蒸岁月流长。 躬身起伏水苍茫。才说骄阳艳,又见蝉声传。 我觉夏音伤脑袋,白衫都是汗带。 燥风断珠正飞扬。咸丝落几许?几度问焦阳。

临江仙.离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