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愣

“你妈的,你再瞪我,把你眼睛扣出来。” 阿愣一听,上去就打,把校长儿子头发都揪了几根。 结果,今天罚站。 公车上,“姑娘,你没地方坐,就做我的腿上吧。”阿愣上去两个耳光,那男的不说话了,愣了许久。 姑娘后来就是我的母亲。 “你想不想练了?”“不想练了,我写不好。”顿了一秒钟,阿愣突然抓碎了宣纸,又连同旁边的字帖,扯得粉碎。我吓得半死,只能看着眼前的疯狂,毛笔被拗断,然后一拳砸在了我的耳门上。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段父亲的咆哮声,听不见内容,就是浑厚,低沉,愤怒。 “昨晚你爸喝醉了,玩我们家老虎机,没零钱,把老虎机的锁扭断了……太牛了。”我想起来,阿愣的妈妈,因为和别家老头走得很近,阿愣的父亲急得失聪了。 可我还是恨他。他暴力,武断。他常说我们家就是不允许这样。他叫我帮他捏腿,不来就打。我考试成绩差,回家就做作业,他从后面抓着我的领巾就往墙上撞。 “妈妈你图他什么?”“以前图他是正式工,相当于现在小老板了啊。结果去他家,连门都没有,就觉得天都塌了。后来生了你,日子渐渐好转。你爸爸的朋友赌的,瞎搞的,死的,都没几个像样的了,他还好,就是有时候疯了一样,要杀人了。” 那次我上网打游戏,他发现了。他把键盘砸向我的头,顿时流血了。因为压抑,我这次并没有退缩,大不了把我打死。“让开!”我从老头旁边走过。“你去哪?”老头抢着堵着我的门。 “让开!” 我出去了一晚,想着高考,回来了。“你爸昨晚在公园里哭,一个大男人哭成那样,吧?”…… 一转眼,我工作了,马上也要谈一场奔着结婚的恋爱。“妈妈,我以后肯定不会像爸爸那样。”“不能像你爸那样,他有病,脾气一来,眼睛都突出来了。但是呢,你要能吃苦,不能好吃懒做。” 俗话说,远香近臭,阿愣许久没对我发脾气了,因为我和他见面总在逢年过节。有时候竟会觉得他是个很慈善的人。但我有病,我的感情是麻木的,我觉得离开的时候会想哭,我觉得该感动的时候我要能把内心写在脸上。我不能,漫长的成长使我太会隐忍我的感情。这是粗暴的教育造成的,我恨你阿愣。 我爱你,父亲。

阿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