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哭了

父亲是条坚强的汉子。

父亲将我们弟兄4个,辛辛苦苦地挨养大,无论吃多少苦,遭多少罪,受多大磨难,父亲从来没掉过一次眼泪,没落过一滴眼泪……

母亲是个普通农村妇女,不怕吃苦,勤劳能干,用无私地母爱,温暖着我们做儿女的心房,总怕我们吃不饱,穿不暖……

母亲每天起早得黑,披星戴黑,辛辛苦苦地操持着这个家,白天去种田,夜晚来纺棉,满脸密匝匝的,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皱纹,和一双榆树皮似的,布满一层厚茧的手,就是铁的事实,有力地见证啊!

母亲,将我们弟兄四个含辛哺育大,用华丽的词藻,是无法描绘的,在成话词典里,也是翻不到的……

母亲不仅养大了我们,还帮我们一个个带大了儿女!给我们的孩子喂吃喂喝,穿衣穿裤,上学接收,无论刮多大的风,下大的雨,冻多厚的冰,飘多大的雪……都坚持不懈,风雨无阻啊!

至今我还藏着母亲那把花折伞,因为那把伞里有浓浓地,有无疆无私温暖温馨的大爱,有可歌可泣的……

母亲是伟大的,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任何东西,哪怕它价值连城,亦是无法取代的。

母亲正应该好好地享受一下天伦之乐的时候,却驾鹤西去了,永远地离开了她的亲人们。

母亲享年六十五岁。

母亲患的是”脑干梗塞”。

母亲先是住一院。

接着,又转部队三七一医院。

紧跟着,生命垂危的母亲,正准备送往省甲级中心医院去抢救的时候,母亲烧到了四十二度,注射退烧针,连针头都拨不出来了……

从不流泪的父亲,这时哭啦。

我也跟着泪雨纷纷……

接着,母亲亲手拉大的子子孙孙们,扑扑通通,一个个,全跪下了,哭着,喊着…..

起风了。

凉飕飕的。

我一生中,见父亲第一次流泪,而且,泪流成河,滔滔不绝,就是母亲逝世这天。

(张瑶霖)

父亲哭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