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到哪儿去了】人间无缘,天堂安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便想不起母亲和蔼的笑容,她总是用粗糙的双手把我抱起,但那也只是一刹那的回忆。

十二月的冬天是极冷的,天空还是迷蒙的一片,我便醒来了,打开大门,看到地上以及远处山上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时,我的心中很是高兴,因为这是今年下的第一场大雪,我用手拿着雪团子握在手中,静静看着,妈妈便不知从哪儿出来把我手上的雪团子给扔掉了,我不高兴的拍了她一下便回屋里去了,但是没有听到母亲进来的声音,我转过头看到她还在门外用木盆洗着衣服,隐约可以看到她冻得通红的双手已经微微肿起,我心里一阵酸楚,七八岁的时候可能还不太能解释这感觉的意义。

【时间都到哪儿去了】人间无缘,天堂安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