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包青天”(之七)

一天。

陈世美对”小蜜”又骂又打:滚!快滚!你这个贱货!你这个破鞋!你这个臭婊子,老子永远不想再看到你!滚!越远越好!最好在人间蒸发,在这个地球上消失!

陈世美将她的坤包扔到了她的面前。

她弯腰从地上捡起来,哭着跑走了。

这一幕恰被包公看到,他心花怒放地跑去将这个好消息传给秦香莲。

秦香莲闻毕,心里好受了些许,因为她看到东方,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

还有一次,包公撞见陈世美,在树上、墙上、线杆上……张贴儿子的寻人广告,他知道,陈世美已良心发现,还有老婆,儿女。看来,自已的那一巴掌,起了作用,把他扇醒了。

秦香莲朝思暮想儿子,饭不思,茶不进。

每天,包公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其它时间,就是找小垒,他要挖地三尺,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派出所一来电话,他领着秦香莲就发疯般往�坛鏊�跑,去认人,然而,总是高兴而去,扫兴而归。

一个晚上。

他突然瞧见陈世美过去的那个小女人,悄悄地在跟踪一个背麻包的中年男人,他感到好奇,就尾随着,想探个究竟。

他见她在打,声音很小,好像没说几句话,合上手机盖后,又快步跟了上去,包公也只好跑上几步。

站住!

她喝一声。

背麻包的,站住了,缓缓地回过了头。

她走上前去,问:里边,装的是什么?

背麻包的见路边,有个清洁工推着三轮车,正朝车厢里装垃圾,他环视了一下周围,见没什么人,才笑着说:里边装了一头病猪崽,这不,去��医站。

她说:解开看看。

他问:你是什么人?

他故意拖延时间。

她说:警察。

他问:证件给我看看。

这下难为住了。

这时,�[洁工也推着三轮车离开了。

他凶相毕露,骂道:给老子滚开,拉客,老子对女人不感冒!

她已顾不了许多,跟他抢起了麻带,他力大如牛,一抬脚,将她踢翻在地上,她正欲爬起来,再次冲上去,他”噌”地从腰里拨出了一把刀。(未完待续)

现代”包青天”(之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