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包青天”(之六)

不几日,陈世美形容枯槁,人也整整瘦了一圈,如大病一场。

他的”小蜜”在曰记簿里,发现了”秘密”,才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已失联半个月。

陈世美每天唉声叹息,愁眉紧锁。

一天,他的”小蜜”见他躲在暗里,掉泪,边痛悔边打自己耳光:我陈世美他妈不是人啊!我陈世美他妈蓄牲不如啊!儿子啊,都怪爸爸啊!儿子啊,你现在在哪?你人身安全吗?他们没伤害你吧?儿子啊,告诉爸爸,那些大坏蛋们他们到底想要多少钱?爸爸全给他们,只要你好端端的,平平安安的……

陈世美的小蜜听到这里,如万箭穿心,捂住鼻子哭着跑走了。

他回到家里。

他身子一瘫,躺在床上,就再也起不来了。

她看着,于心不忍,就跑去橱房,给他煲他最喜欢喝的酸甜味苹果汤,他怕他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她就是个千古罪人,死后做鬼,也永不得安宁。

他的身体渐渐地恢复了元气,也有力气下床……

过了些时日,他面部红润,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但他思子心切,每天总有流不完的泪。

他给她一张银联卡,对她说:你还是读书吧,十八岁是的黄金时期,你正值豆寇年华,才十八岁,跟我女儿小雪一般大,听话,收下吧,这上面有50万,足够你完成学业,记住,往后好好做人,你还有很有很长的路要走。

陈世美的”小蜜”掉着泪,陈总,我不要你的钱,我十六岁就开始跟你,难道我这三年的嘉年华就值50万吗?

陈世美问:你是嫌少?我可以加码,直到你满意,我知道,你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一百万,怎么样?

不,即使你给我一个亿,也不为过,但是,我不能要你的钱。

陈世美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我想做一个好女孩,重新拾回尊严!

陈世美愣住了,他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即熟悉而又突然间变得陌生的女孩,这个女孩,像一颗珍珠一样,在他眼前,熠熠生辉,光泽夺目。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下子变啦?变得判若二人?

她反问: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变得有责任,敢与承担了?以前你并不是这样啊?现在全荡然无存销声匿迹了?

男人,也称堂堂男子汉,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热血动物,我的骨子里,如果一旦没了人性,我的心,就会很痛很痛……那天,赶走他们母子母女,我这心里头哇,如炼狱一般呀!

陈总,你是好人,真的。我说的,不是恭维话。

哦,知我心,知已也。我好在哪儿?

知道吗?十六岁那年,那个大雨夜,我为什么要对你以身相许?当然,你用30岁为妈妈患了肾,救了妈妈命,但重要你的是,你心地善良,懂得厚道载物,你真的像我过早去逝的爸爸,每当看到你,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爸爸,我从小就有恋父情结,而在你身上又能找到像爸爸一样的缱绻父爱……

你还是离开我吧。

现在?我不,不要。

为什么?仅仅我有父爱吗?是不是还有其它原因?

是。

能告诉我吗?

我要跟你一块找到小垒,成全你们明月共婵娟!

陈世美感动得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他有一股想吻她的冲动。

她似乎也有所料,她闭上了美丽的眼睛。

他想起了女儿小时候,女儿仿佛近在咫尺,喊:爸爸,吻吻我……

他轻轻地,用柔软的唇,吻向她的右颊。

她的笑靥,似花儿,袅娜地绽开。(未完待续)

现代”包青天”(之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