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倾“牛缘” (三)

提起“量人影”侧时间。现在的年轻人肯定是闻所未闻的一团迷雾。殊不知我们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不要说手表,就是我们这样一个赫赫大村连“破时辰钟”都没有一个。夜里靠敲更人点香定出几更几点。白天就是靠“量能影”或看热头阴到什么地方来定时间。我们“量人影”一般是人影“两脚半”时回家吃午饭。具体怎么量呢?就是放一块小石头或者插一根柴草为固定点,自己站在东面背着太阳立正,刚刚自己人影的顶端与固定点接到作为测量的距离,然后抬起右脚的后跟接在左角的脚尖,第二步就是抬起左脚将脚后跟接在右脚的脚尖,以此类推。这样来量出人影在两脚半时(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十一点左右)赶牛回家,大人就不会骂了。下午出工时间既可以用“量人影”的方法,也可以看热头荫到道坛那一块石头,或者荫到哪一个间沿柱的多少高度来确定出田畈的时间。

有一次我们在人影三脚长的时候回家,被娘臭骂了一顿。这一天,我们玩得开心,到了人影两脚半时才回家,总以为可以安安心心食午饭了。谁知一到家,恰恰娘到栏头喂猪,看到牛没有喂饱,知道我们一定不专心喂牛在外面吵,所以又一次�骂到身……。娘一手拿着“竹丝”,一手拧着我的耳朵到牛栏门口,叫我看看牛有多饱。一边“竹丝”到身,一边骂我“讨饭骨,你人晓得肚饥是会讲,哑口家牲是最肚饥也讲不出,罪不罪过”!打了一顿以后,还罚我不得吃午饭。幸亏后来我的二姐趁娘出坑洗衣服时,偷偷的抵一碗菜饭给我,叫我快快吃了,莫把娘晓得。后来我才知道娘内心是疼我而故意叫二姐来打圆场的,也许这就是我娘外严内慈恩威并臻的教子之方吧!

其实我也知道这一天我的牛确实未成喂饱。我自己也于心不忍。暗暗心疼。我深知通常我们牛背的后两边都有凹进去的“陷吸�S”,如果牛喂饱了,凹进去的“陷吸�S”就浅,反之“陷吸�S”凹进去深了,牛就一定未饱。另外还可以看牛的两边肚袋,父亲告诉我,牛的肚袋一边是“草肚”,一边是“水肚”,“草肚”挣涨鼓鼓的就更饱,如果喂到“平背脊”了,才算最饱。从娘的那一次教训后,我喂牛就格外经心了。每天牛要赶出栏,就吆喝着“放尿放屙出栏,忍尿忍屙归栏”。等牛放完尿屙才赶它出栏,赶到百步外,用手在牛的后腿间一搔,牛就感到很舒服停步下来。我就给它�u“山蚤虱”(亦称牛丑爬)。古话说“牛丑爬,爬归勿爬出”就是形容有些人专门占别人的便宜,自己一毛不拔。确实这些“牛丑爬”在我的牛身上吸满一肚子牛血,�q的鼓鼓的,有的像玉米一样大,有的甚至像指头尖一样大。看到这样大的“牛丑爬”叮着我牛的肚皮下,大腿间,怎不令我心疼和怨恨呀?所以我将它们一个一个地掐死,并且还放在地上用脚踩上去碾的粉身碎骨,连地上和我的草鞋底全是一片红红的血迹。从前�A到后肚,给它�u得干干净净才出去。另外牛在田畈,经常还有苍蝇、拧’在它身上叮叮咬咬。我牛凭着它长长的尾巴不时摆动左遮有护,还是力不从心,特别是前半身更是无可奈何。于是我们就爬上棕榈树,砍下“棕犁英”,做成“拧’掌”和“棕犁丝帚”。于是在喂牛时,我穿着草鞋可以走路爬山,戴着箬帽可以顶雨遮热头,腰间系着刀架,插着�h刀,可以将牛吃不到的��草割下来,给牛当夜宵,拿着“拧’掌”可以随时给牛消灭牛氓,拿着“棕犁丝帚”可以给牛赶苍蝇密虱,拿着牛鞭“竹丝”可以惩罚牛偷吃庄稼或不听话的举动!全副武装,俨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喂牛细格”。

后来基本上将牛喂得饱饱的,还经常在喂牛空隙割些嫩草回家,给牛当夜草。古来话讲“牛无夜草不壮”,现在经常有“夜草”了,自然苦臀爿流流起来,壮起来了。这时,娘才很难得地带有几分微笑说:“汪,呐还讲讲盲”!(好,这样才像话之意)

情倾“牛缘” (三)

返回顶部